ヘ(。□°)ヘ

世界脱节了,呵,多么让人诅咒的因果。
我生不辰,竟需我来纠正!
—————《哈姆雷特》

【2018.05.03】祝上白老师生日快乐( ´▽` )ノ

·
2011年的秋天,他第一次来到北京。

公交车上的他把窗户开到了最大,迎面而来的秋风卷着落叶的清香。

两个小时的旅途很是漫长,他只安静地看着驶过的古朴和新潮、忙碌和闲适、繁华和落魄。

这一切对于在南方生长的青年都是陌生的。

这就是北京,这就是他要生活的地方。

而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在迫不及待地向世界宣告:

“北京,等着我,我会让你认识我!”

·
2014年的冬天,他寸步难行。

京城已准备好迎接春节,火树银花,热闹非凡。而他独自行走,满心都是彷徨。

大学毕业后他毅然决然,只身一人来到北京,只为心中对表演艺术的渴望。

如今数月接不到工作,他甚至已交不...

【沈王】折煞风月


01

那“活财神”的小女儿朱七七就要成亲!

这消息像是长了腿,短短数日,已跑遍江湖。

女儿要成亲,自然不是甚么罕事,即便是首富的女儿。

可一听新郎官的名字,这些江湖豪杰真真是惊掉了下巴。

02

“熊猫儿?”

“哪个熊猫儿?”

“自然是随沈大侠归隐的那个熊猫儿!”

听闲话的汉子酒都忘了喝,连忙问道:

“那……沈大侠呢?”

那传消息的男子一拍桌子,撇嘴道:

“谁晓得这千金小姐何意,当年大张旗鼓千里追寻,只因爱上了那浪子,分分合合,本以为有情人终成眷属,这成亲时新郎官儿却不是他……也不知沈大侠此时作何想,嗳呀,实在是有趣!”

03

朱七七的确曾痴心于沈浪,也的确曾一段轰烈情缘。

而结亲之变说来简单——不过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与...

就是这个画面啦,我也不知道这里作画为啥突然崩了🤔

无题

·重温第七集first kiss的感想ヽ(´o`;,果然绝园的精髓就在于莎士比亚和三重NTR啊(・ω・)ノ(危险发言)
·巨短无比,慎入

被枪指着的一瞬间,他的心脏开始疯跳。

废旧巴士能透过冷风的地方昨晚已经被他仔细封好,尽管如此,他还是觉得温度正从自己的指尖一点一点流失。

他不清楚真广在想什么,也不清楚自己的表情怎样,只能隔着枪支和锁链望进对面那双猩红的眸子,让自己保持足够的冷静。

这不像他,被枪支指着的体验他前不久才经历过一次,那时他尚有余力思考如何反击。而持枪的人变成了真广,竟让他有种灵魂被钉住的窒息感。

但狭小的空间内并无杀气,尽管他和真广中间仍然横着一把冰...

【玉禾/禾玉】今夜有雨

·情人节贺,最后才想起来要写贺文,用一个小时赶出来的ORZ,虽然有点晚了,但是夜晚是情侣的狂欢嘛

前几日天朗气清,今天却一直阴沉,半灰不黑的积云慢慢覆没了龙虎山的蔚蓝天空。已是一日之末,天色又暗了几分,山上一盏一盏明灯亮着,透过静寂的空气逐渐朦胧。

张灵玉修完今日的心法,沐浴一番后挂着水珠走向卧房,甫一踏进,就见一妍丽身影疾速飞入他怀中,带得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随着旋转前进,直至摔入床铺才猛然回神。

“夏禾!你疯了么?出去!”他拨开面上女子的柔软发梢,低声吼道。

“嘻,”夏禾一只手撑着,另一只手温柔捧他的脸,只道,“想死我了。”

张灵玉扭头避开她炙热视线,动作似是要...

清狂

忘忧谷的风如无数利刃,割得他心脏生疼。

“你浑身上下只剩这一魂,哪里又有心脏了?”他苦笑着质问自己,可令他窒息的痛苦并未减少半分。风声猎猎,一呼一吸打在他心上,他张皇抬头,努力端详着面前人沉静的脸——那是他肖想了多年的眉眼,竟从痛苦中觉出几丝奇异的甜蜜来。

等他想清楚他为什么在这里,本该一生喜乐安康的小椿又为什么在这里后,那一点点的甜蜜又都变成了剧毒。

这剧毒顺着那人的眉眼绵延,直直疼入他心底,甚于登上那一万又八千阶时的极刑。

一万八千阶,他满身惨烈,终究是登上了不悔台,可终究做不到无怨无悔。

是心痛?

是心动。

【论坛体(2)】XXX公司是一个年轻活泼,朝气蓬勃的团体,我坚信在各位的共同努力下,我们会更加精彩!

·设定和剧情延续前一篇真吉论坛体,前一篇戳主页或tag,主要设定为原作打败起始之树时间线后吉野和真广从商,真广为公司老总,吉野为公司副总。左门和山本小姐按照漫画剧情此时应该已经结婚。

本篇和上篇的论坛ID对应的本人是:

并非公主——锁部叶风
书是人间珍宝——林美森(原作漫画里真广的女朋友)
左门——锁部左门
艾邦杰琳——山本小姐
哈姆雷特——泷川吉野
雷欧提斯——不破真广

·OOC见谅,没上班过,对职场非常不了解,写的比较混乱,不合逻辑的地方请多包涵,可以的话请指出,感谢。

XXX公司官网—论坛—树洞区

【树洞】XXX公司是一个年轻活泼,朝气蓬勃的团体,我坚信在各位的共同努力下,我们会...

想他想他

·德古拉伯爵(圣殿之光)X天堂福音
·德古拉背景故事设定,深情邦,ooc,短小注意

------------------------------

地下室很昏暗,外界的光一点儿也透不进,只有角落里零星的几簇烛焰,照不亮偌大的一个牢房。特使似是已经疲惫不堪,闭眼倚着墙,连言语也吝啬给那个危险的囚犯。

囚犯被死死地钉紧,银色的锁链穿透骨翼,血迹顺着伤口晕染了华贵的伯爵礼服。他已被重伤,再危险,此刻也如尽了气力的困兽,半点也动弹不得。

“喂,教廷的。”

锁链摩擦的脆响与吸血鬼的声音同时响起,特使睁开眼睛,眼神却厌恶地避开了。

“枉你我知交一场,放我去见他又如何?”

未得应答,囚犯又自顾自...

【陆花CP的胡乱分析】唉,一对大写的互宠狂魔

陆花这对么,几乎没有什么虐点,从开裆裤就开始互宠的发小,整个画风都甜的不行。

风流侠探见过小时候粉嫩可爱的温润君子,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一边追着比他大了三四岁的顽皮孩童,一边喊着:“小凤哥哥!”

花家最小的孩子生的乖巧聪慧,惹人怜爱,特别是花老爷和六个哥哥,宠小孩儿宠得要命。可惜小少爷总爱找隔壁的小凤哥哥玩。小凤哥哥也宠他,这么个可爱的弟弟,谁不捧在心尖尖上宠着。他带他掏鸟蛋,挖泥鳅,钓大鱼……

小少爷觉得特别新奇,花家上下没有一个敢带他这么玩的。年幼的孩童已能初见日后翩翩公子的雏形,随着陆小凤疯闹,还能遵循着乳母不让弄脏衣服的叮咛。一天下来,陆小凤已经脏兮兮,小少爷全身依旧干净。

七岁之后小少爷...

我关注的人

© ヘ(。□°)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