ヘ(。□°)ヘ

世界脱节了,呵,多么让人诅咒的因果。
我生不辰,竟需我来纠正!

真有意思,我没设置仅自己可见,很明显,被屏了。

哪有那么多的标准啊,他的择偶条件根本是照着阿姐定的吧,还要对金凌好。

想听未来的夫人在他练剑的时候夸他,是因为从前并没有人夸过他吧。他这哪里是想找个姑娘谈恋爱啊,分明是想找个人陪他分担那个空空如也的莲花坞,因此谁都好,只要能陪陪他,他大概就满足了。

【紫微】楚汉天团命宫八卦(主萧曹张陈,其他略微涉及)

转载于 名儿乃一时兴起

名儿乃一时兴起:

很久没有来神叨一发啦,记得在很久很久以前,我悄悄把一篇吐槽改成了《【楚汉】坊间流言中的生辰之八他一卦》,里面记录了源自《紫微斗数·古今富贵贫贱夭寿命图》里楚汉人物的生日和八字配对情况(划掉)。即使这篇文字不够成熟,我还是建议没有看过的小伙伴至少戳进看一下第一部分“生辰是否可信”。不想再翻冗长絮叨的看官,请容我用一句话概括:以下生辰系玄学操作,除塑造人物形象外,千万不要相信


如今,我斗胆来八一八紫微命盘hhhh才疏学浅,非常不准,图一乐吧。



首先,我萌来复习一下所有人的状况,除刘邦外,均有各自的紫微星盘。...

今天的花平又被秀了一脸

一日陆大侠解决了个大麻烦,迫不及待地飞到百花楼欲与花公子相见以解多日疲(xiang)乏(si),不巧花公子暂时外出不在楼里。而陆小凤一身倦累难忍,就大爷般指使小楼里唯一的下人花平给他揉肩捶背。可怜的花平只能苦哈哈地伺候这位陆大爷。

小楼向来是最让陆大侠放松的地方,何况醉人的花香就像花公子身上的芬芳,让他不知不觉闭上了眼睛。迷瞪间突然感觉身后僵硬的力道变得行云流水,各处穴位被点触得精准酸软,而那根指头与他心意相通般恰到好处。不过不像是在给人按摩,倒像是要治治这位陆大爷的懒病。

于是陆小凤笑着睁开眼睛,看也不看便准确地抓过身后那只隽润修长的手,捧在心口注视片刻才拉长声音调笑道:

“花兄,我教你的灵犀一指...

想起一件有趣的事情,原作里,金光瑶对薛洋说到陈情,说江澄不相信魏无羡已经死了,死死守着陈情不放,说只要一是沾魏婴的事情江澄就跟疯魔了一样,好像失去了理智。
薛洋听罢嗤笑道:“疯狗。”

结果后来为了复活晓星尘,薛洋自己那癫狂固执,半疯半醒的痴态,可真是半点都不亚于江宗主了。

哈,那时嘲讽江澄时的他,肯定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也会变成这样吧。

【江澄人物分析】有过执着,放下执着。

转载于 桥豆麻袋

桥豆麻袋:

我把硬壳破开,把心掏出来递给你了,你却说你见不了血。



知晚:



在分析之前有一大段很啰嗦的话,想了想还是觉得有必要加上,因为戏剧这一形式在国内不比小说这样普及,因此我就想稍微多写一点,简单说明一下戏剧这一文学形式,嫌麻烦的话可以跳过,不影响阅读。大概?


——————


任何一种文学方式都有其特殊性和局限性,各有优点和缺点。小说和戏剧也是这样,小说的优点之一就是作者可以对一切他想要描写的事物进行描写,以任何方式;比如环境细节和人物形象、性格、心理等,浓墨重彩地进行及其细致的描述。这也是小说的魅力所在,然而...

万千新景化荣光————记苏沐秋


喜欢苏沐秋算来也有近三年了,已经过了最狂热的时候,去年在友人口中得知虫爹定了他的生日,当时是真的特别开心,于是这天我一直念到现在。

很感谢虫爹是确切地给了他一个生的日子,而不是那个哭丧粉大呼小叫高调宣扬的日子。10.21,历史上的今天爱迪生发明了灯泡,而这正合他本人的最爱——创新。

LOFTER上的太太,我蛋女神,曾经评价苏沐秋是一个很酷的BOY。是了,我也觉得他怎一个厉害了得。十二三岁的孩子,就敢孑然一身闯荡社会,不仅要养活自己还要养活妹妹。他没有父母,没有任何依靠,要下多大的决心才能带着当时才6岁的沐橙离开孤儿院啊。

他那时才多小啊,我在那个年纪的时候在想明天的生日会要邀请哪个哪个小朋...

·深夜产物,一个片段,非常的困,不知所云

叶修走在那条路上时,H市已经是夜晚。行李箱底部饱受摧残的小轮子抗议着辗过路面上的碎石,街边的灯一盏一盏地灭了,孤独的影子被拖曳地越来越长,哪家传出了断断续续的钢琴声,卷着破碎的微风入耳。

他无声地叹了一口气,拖着并不重的行李箱一步一步走着,留给沉默的西湖一个背影。然后慢腾腾地拐进一条并不陌生的小巷,夜深了,巷子里昏暗幽静,他却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破旧的小门。

再向前几步,暖黄色的光芒照亮了他的脸,叶修惊讶地抬起头,一片黑暗中只有那盏灯安静地笼罩着他,简陋的小出租屋里传出的亮度并不刺眼,却像是刻意般等待着某个人的归来。

苏沐秋第二天早晨出门...

【真吉】仲夏夜之梦(陆)(完结)

·真的很对不起大家,最后一章拖了很久
·剧情不走了,,大多是互动,可能有些流水账
·ABO世界观完全没有用啊(摊手)写的太艰难了,不是很好,也很怕OOC,如果有一定要告诉我
·迎喷

热......

泷川吉野觉得自己被扔进了冒着泡的大铁炉,从筋骨中传来烫人的热度传遍四肢五脏,让他难过地想要大喊发泄,他捂住最为灼痛的眼睛,直觉此等地狱本不应只留他一人。忽而浇头的冷感又淹没了他,刺激出无边的惶恐诱发了孤独的情绪,他在浮沉的意识中大幅度地转头,一双赤红的眼睛闪过,在这燃烧着冰冷业火的地狱里本应十足恐怖,他却本能般被抚慰了,快要爆掉的心脏重新输送起了令...

头像是俺滴宝贝儿@梧桐乡的小白桦 给画滴TVT

我关注的人

© ヘ(。□°)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