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王王妃ヘ(。□°)ヘ

ヘ(。□°)ヘ

【瞳耀】假如展博士在白长官面前落泪

·补季大爷的cut被他的哭戏惊艳了,这是什么神仙落泪啊
·展喵哭起来一定也很带感呢

01

嫌犯的暴起来得猝不及防。

他本就身形高壮,又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力气,两个警员都没能摁住他,竟让他就这样直直冲着人质撞了过去!

人质身后的阳台栏杆在嫌犯上次作案时严重损毁,眼看着就要被撞下去的电光火石之间,一个白色的迅影扑过去撞开了嫌犯!人质惊魂未定,却见白长官和嫌犯由于惯性的巨大作用双双坠下阳台。

“白羽瞳!!!!”

再回过神来,只看见素来镇定的展博士愣愣地望着白长官坠楼的地方,表情一片空白。

02

医院的味道不算陌生,可是病床上戴着氧气面罩的白羽瞳却是他不熟悉的。...

我觉得额,奶糕在在意季大爷“别的女演员”之前,先在意一下“别的男演员”比较好

是你吗白羽瞳?

武侠界五星级模范CP陆花虐狗实录

转载于 风城一浪

嗯哼,世界上最浪漫的事是什么!

爱音乐的孩子只想去流浪:

大型虐狗现场~~~~~~~~~


2333333333



站在冰霜森林的中心呼唤爱:



如题。


自己整理了一些狗粮,结尾附带彩蛋西门吹雪X叶孤城。


普通的关于案件的对话没有录入2333看下来只觉得陆小凤同志的柔光滤镜十分厚重已经摘不下来了……


——————————————


《陆小凤传奇》



1


    上官飞燕轻轻叹息了一声,道:“但是除了...

补完打卡

【沈王】折煞风月


01

那“活财神”的小女儿朱七七就要成亲!

这消息像是长了腿,短短数日,已跑遍江湖。

女儿要成亲,自然不是甚么罕事,即便是首富的女儿。

可一听新郎官的名字,这些江湖豪杰真真是惊掉了下巴。

02

“熊猫儿?”

“哪个熊猫儿?”

“自然是随沈大侠归隐的那个熊猫儿!”

听闲话的汉子酒都忘了喝,连忙问道:

“那……沈大侠呢?”

那传消息的男子一拍桌子,撇嘴道:

“谁晓得这千金小姐何意,当年大张旗鼓千里追寻,只因爱上了那浪子,分分合合,本以为有情人终成眷属,这成亲时新郎官儿却不是他……也不知沈大侠此时作何想,嗳呀,实在是有趣!”

03

朱七七的确曾痴心于沈浪,也的确曾一段轰烈情缘。

而结亲之变说来简单——不过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与...

就是这个画面啦,我也不知道这里作画为啥突然崩了🤔

无题

·重温第七集first kiss的感想ヽ(´o`;,果然绝园的精髓就在于莎士比亚和三重NTR啊(・ω・)ノ(危险发言)
·巨短无比,慎入

被枪指着的一瞬间,他的心脏开始疯跳。

废旧巴士能透过冷风的地方昨晚已经被他仔细封好,尽管如此,他还是觉得温度正从自己的指尖一点一点流失。

他不清楚真广在想什么,也不清楚自己的表情怎样,只能隔着枪支和锁链望进对面那双猩红的眸子,让自己保持足够的冷静。

这不像他,被枪支指着的体验他前不久才经历过一次,那时他尚有余力思考如何反击。而持枪的人变成了真广,竟让他有种灵魂被钉住的窒息感。

但狭小的空间内并无杀气,尽管他和真广中间仍然横着一把冰...

【玉禾/禾玉】今夜有雨

·情人节贺,最后才想起来要写贺文,用一个小时赶出来的ORZ,虽然有点晚了,但是夜晚是情侣的狂欢嘛

前几日天朗气清,今天却一直阴沉,半灰不黑的积云慢慢覆没了龙虎山的蔚蓝天空。已是一日之末,天色又暗了几分,山上一盏一盏明灯亮着,透过静寂的空气逐渐朦胧。

张灵玉修完今日的心法,沐浴一番后挂着水珠走向卧房,甫一踏进,就见一妍丽身影疾速飞入他怀中,带得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随着旋转前进,直至摔入床铺才猛然回神。

“夏禾!你疯了么?出去!”他拨开面上女子的柔软发梢,低声吼道。

“嘻,”夏禾一只手撑着,另一只手温柔捧他的脸,只道,“想死我了。”

张灵玉扭头避开她炙热视线,动作似是要...

清狂

忘忧谷的风如无数利刃,割得他心脏生疼。

“你浑身上下只剩这一魂,哪里又有心脏了?”他苦笑着质问自己,可令他窒息的痛苦并未减少半分。风声猎猎,一呼一吸打在他心上,他张皇抬头,努力端详着面前人沉静的脸——那是他肖想了多年的眉眼,竟从痛苦中觉出几丝奇异的甜蜜来。

等他想清楚他为什么在这里,本该一生喜乐安康的小椿又为什么在这里后,那一点点的甜蜜又都变成了剧毒。

这剧毒顺着那人的眉眼绵延,直直疼入他心底,甚于登上那一万又八千阶时的极刑。

一万八千阶,他满身惨烈,终究是登上了不悔台,可终究做不到无怨无悔。

是心痛?

是心动。

我关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