ヘ(。□°)ヘ

世界脱节了,呵,多么让人诅咒的因果。
我生不辰,竟需我来纠正!

【江澄个人】过度午睡

·一个片段,江澄个人 流水账
·或许等我有空了会成文





待到江澄醒来时,已是不知今夕何夕。

过度午睡导致的四肢乏累让他提不起气力,倚着乌木床梁疏懒的打着哈欠。外头晚霞的余晖透过淡紫色的纱幔铺洒在指间的银环上,折射出一点刺眼的光。江家的门生们有的说笑着游猎归来,路过家主的卧房时都自觉敛了笑脸噤了声。这一下午竟也没有人吵醒一向浅眠的他。

只是太安静了。江澄心想,随即又勾起个自嘲的冷笑来,热闹的莲花坞对他来说好像还是很久以前,唯二胆敢无拘无束在云梦闹腾的两个,一个许是在云深不知处闲云野鹤,另一个早些便被他亲手送入了金麟台。

收了思绪,才发觉枕边还有午睡前未处理完的函帖,白底黑字,盖了蓝色的函章,似是敛芳尊邀他至姑苏一叙。江澄心头竟生出几丝烦躁来。含光君前些日子携魏婴回姑苏的事情他算是最早知晓,然而时过多日他仍是不知该如何面对自己曾恨入骨髓的发小以及他形影不离的道侣。这点逃避的心思已扰得他多日心神不宁。

可笑。

江澄强压一身乏意,穿戴好衣物下床,那张函帖被他搁在卧房的茶桌上。像是不准备再理它了,他拎起三毒,直直推门而出。

确实可笑。

曾经那些破碎的往事逼得多少人崩溃恸哭,结果昔年过后,到头来,这片妍丽的天空下,小心眼的,心胸狭隘的,放不下的,走不出的,就只有他自己而已。

我觉得我可能是个变态(._.)江澄,我喜欢他,想宠着他,想在他哭的时候抱抱他
晓星尘,我也喜欢他,但是我想看他哭

一个片段

“你是一叶之秋?”

阿辉身高近一米九,瞪着眼睛气势汹汹地朝人群中心跨去,围观的人见此讪讪地都散了,只剩下叶修还坐在那里平静地跟他对视。

一直没说话的苏沐秋突然一把拽下耳机,站起身来伸出手拦住几乎比他高一个头的阿辉壮实的肩膀,竟也没让他靠近叶修一步。苏沐秋脸上挂着标准的,商业化的笑容,并且笑的谄媚,语气中娴熟地带了些讨好和赔歉。

“大哥,我哥们儿不是故意的,您别计较,我们马上把那件橙武还给您。”

他跟叶修呆的久了,儿话音竟能运用自如,此刻却让人感到陌生。叶修看着陌生的苏沐秋,不觉间已将嘴唇抿成一条线,半阖着眼转向发光的屏幕,随意而快速地操作着,面无表情不知在想什么。

他只是觉得不舒服,特别不舒服。

















别误会!
只是想写写很小很小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秋哥在面对某些事时不得不受的委屈,这时候他们还只是没有力量的少年啊(叹气),跟社会上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尤其还是在网吧这种场所,才十几岁的苏沐秋肯定服了很多次软,叶修这个时候也是少年,还是刚从大家庭中逃出来的少爷,他再怎么厉害对于这种事的处理肯定是不如苏沐秋的,再一想到没遇见叶修之前一个人带沐橙的秋哥,他还那么小,他才十二三岁,就又要养妹妹又要经历这么多辛苦,一下子就好想哭。
这个片段的正文还没有码,不知何时才能补全。

基友送滴杯子(((o(*゚▽゚*)o)))

占tag抱歉ヽ(´o`;

编了一个真吉的2048,想要玩滴可以戳链接👇
https://2048.malash.net/1d5c8a57de847f15


评论里还会发一遍链接

请假

开学了,明明写作才刚开始是个菜鸟却要半途搁置真滴对不起米娜娜,辛苦大家等一下惹QAQ

占TAG抱歉,希望真吉坑里的太太能够多多产粮,让圈子热起来TUT

【真吉】仲夏夜之梦(伍)

·短小,狗血注意
·主线剧情无逻辑
·本章过渡,剧情不懂可以问我的说
·迎喷

泷川吉野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家中的沙发上,身上湿透的衣服被人换了,脏衣服还堆在他家客厅的角落,显然把他送回家的人走得很匆忙。吉野赤着脚下了沙发,突兀的晕眩让他扶了一下扶手才勉强站住。这时手机居然传来简讯,特定的铃声吵得他头疼更甚。他从一堆脏衣服中翻出自己的手机,瞥了一眼后变了脸色又匆匆离去。

不破真广在教堂内慢悠悠地走了一圈,暗处一双又一双眼睛在紧紧盯着他,但教堂内除了脚步声依旧没有任何动静,他哂笑一声,高声道:

“怎么,连出来的勇气都没有吗?”

阴影中的恶魔扭曲地咧开血红的唇角,突然高挂的古老钟表开始滴答作响,诡异的笑声随着钟摆的节奏从四面八方向真广压来。

滴滴答答……滴滴答答……

“你......逃不掉啦……”



十秒。

泷川吉野不顾一切地向前奔去,雨后湿润的空气弄乱了他棕色的发丝,急速喘息中呼出的气雾擦着他的脸颊向后远去,他手里还紧紧攥着手机,微亮的屏幕上简短的情报映着他的手心。

九秒。

不破真广站在教堂中央,眯着眼睛环视四周,令人不舒服的笑声仿如魔音贯耳让他紧锁起眉头,霸道的血腥味传到教堂的每一个角落。如果此刻有未标记的Omega在场,一定会被空气中过高浓度的Alpha信息素激得当场发情,如果此处有意志力较差的Alpha在场,也一定会因为被成功挑衅而耐不住现身。

可惜,无人出现。

八秒。

汗水再次浸湿泷川吉野的衬衣,他却不敢停歇,视野中淡蓝色的巨大建筑离他越来越近……

七秒。

不破真广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抡起牧师台上厚重的圣经向某处砸去,笑声戛然而止。

滴滴答答……滴滴答答......

六秒。

泷川吉野踏上教堂前漫长的台阶。

五秒。

阴影处出现了一个人,脸色苍白,嘴唇血红,神态似笑非笑。不破真广直直对上他幽深的眼睛:

“来吧!”

四秒。

泷川吉野找到了不破真广。

三秒。

泷川吉野拉住不破真广。

两秒。

恶魔低笑着,狠狠地摁下了手中属于死神的按钮。

一秒。

泷川吉野奋力将不破真广推出教堂。

“BOOM!!!!”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彻整座城市,教堂外的真广视野里只剩下一片火光。

“Yoshino——————————!!!”

【真吉】仲夏夜之梦(肆)

·不要注意逻辑,ABO有私设
·其他提醒见前
·本来想搞个粗长的,失败了

Alpha的信息素具有攻击性,面对着另一Alpha时效果更甚,同类的信息素不仅会使一个Alpha产生不适感,不可避免的附加功能便是充分地挑起战意。而优秀的Alpha有能力在同类面前控制信息素中的排斥和攻击意味,最典型的例子便是不破真广、不破爱花和泷川吉野这三个Alpha。

更有甚者,可以达到隐藏性别的目的。

人们总以为泷川吉野是个再普通不过的Beta,他刻意的低调似乎很凑效,而这世上只有不破兄妹知晓他那乖巧表面下的恶劣本性,因为一肚子坏水的骑士总能有办法让他的帝王吃瘪。

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那样总是紧紧依偎在一起的他们三个,都不是好对付的家伙。


不好对付的不破真广咧开一个兴奋的笑容,随即气场一变,铺天盖地的铁锈味儿横插着木叶香淹没了雨水中的青年们,整片天地都充斥着混杂的奇异气息,一伏一仰互相压制的两人明显感觉战火在灼烧自己的心胸,大脑被Alpha的战斗本能传递着高亢的讯息:

干翻他!

干翻他干翻他干翻他干翻他干翻他干翻他干翻他干翻他干翻他干翻他干翻他干翻他干翻他干翻他......

泷川吉野带着上方的不破真广一个翻滚直起了腰身,下一秒便迅速地出了拳,真广漂亮的格挡同时又回敬一记手刃,雨水混杂着汗水随着两人的动作飞扬,积水的路面被摩擦点踏,应和着空中打击碰撞的声音。两人的头发、衣服全已湿透,浑身上下狼狈不堪,只有眼神和气势仍然狠厉,好像站在那里即能吞天震地。

“我就不明白了,”真广渐渐占了优势,狂妄的笑容时在嘴角浮现,攻击越来越迅猛顺畅,硬搏中吉野从来都不是他的对手,“你为什么非得拦着我为爱花复仇。”

“明知是陷阱还要去吗,”吉野快速地变换着动作,即使招架不力,神态依旧波澜不惊,深邃的瞳孔中毫无感情,这常人难见的姿态却才是他的本质,“这样只会带来无谓的损失。”

“你不懂!”真广低吼一声,招式重了些将吉野击得身形一晃,“呵,也对,”他盯着吉野的脸突然冷笑起来,“你跟爱花的关系本来就不好,又怎么可能会懂呢。”

吉野的眼睛里突然闪过真广读不出的哀伤,他紧抿着嘴唇,动作不停,表情却写满了复杂的沉默。

真广熟悉这种表情,这是他不打算再辩解只一意孤行,倔强到固执的征兆。吉野突然从后方发力打算摔倒真广,却被熟知他打架套路的真广重重拦下。

“你别忘了,是谁教你打架的啊。”

真广嗤笑一声反将吉野放倒,战斗已接近尾声,雨水中的人绝望般紧紧攥着真广的衣领。

“睡一会吧,吉野。”

吉野眼前一黑,继而不省人事。




教堂。

真广踩在绵软的厚地毯上,鞋底与毛绒摩擦发出细微的声音,放眼望去教堂内竟没有一个人。雨已经停了,微弱的阳光透过高高的琉璃窗折射出异样的光芒,两侧刷着淡蓝色厚漆的墙壁上挂着一幅接一幅的宗教油画,墙壁包裹着长廊一直延伸到空旷的教堂尽头。长廊尽头的墙壁中央镶嵌着巨大的壁龛,空缺处立着大理石雕刻的耶稣神像。神像的表情冰冷淡漠,灰色的眼睛紧紧盯着闯入的不速之客。

空荡荡的教堂蔓延着死一般的寂静。

神将大爱挥洒人间,他的信徒以此为傲。然而他们不相信神,也不相信命运。他们是Beta,是不被上帝眷顾的Beta,他们决心要用自己的双手去改变,用血的代价去换取。为了他们的命运和结局,他们选择毁灭高高在上的神明——Alpha,来获得重生。

不破真广从鼻间呼出轻蔑的气息,眯着狭长的眼睛笑了。

【真吉】仲夏夜之梦(叁)

·ABO社会矛盾的主线剧情是没有逻辑的,不过看不懂可以问我,实际上绿野仙踪的故事是我YY改编的,并没有太大作用
·本章结尾出现吉野性别分化结果
·迎喷,喜欢批评,谢谢各位

你听过铁皮人与树的故事吗?

铁皮人被东方女巫下了可怕的诅咒,他的身体灰飞烟灭,一步步被坚硬而冰冷的铁覆盖,只能日复一日的拿着锈蚀的铁斧与芒奇金泛着点点荧光的灵树相伴。

铁皮人没有心,他想要一颗心,因为他爱的女子在远方。

但他只能与这葱葱茏茏的树交流,沉默不语的树是他唯一的朋友。



吉野很快就调查出了袭击爱花之人的身份———不出所料,是本地的Beta极端组织搞的鬼,根据资料竟顺利地推断出了他们下一次集会的地点。

是这个海滨城市内最大的教堂。



暴风雨降临。

狂风席卷着硕大的雨滴狠狠地拍刷着这座城市,引起惊涛骇浪。大雨滂沱,路面升起一层迷蒙的水雾,朦胧中瞬息万变,莫名生出几丝肃杀。积水的柏油路被人猛踏,飞溅的水花遮蔽住人类的视线。

“哈啊......真广!”吉野气喘吁吁地挡住汹汹前进的青年,“你干什么!”

“呵,都知道了那帮混蛋所在的地方,你觉得我会干什么?”

隔着雨幕,吉野看见真广的瞳孔变得血红,浑身戾气无法收敛,嘴角的狞笑使他整个人都可怖起来,挂着雨珠的帅气脸庞此刻却写满致命的危险。

不破真广,是这一带最为出名的Alpha,也是最为显眼的目标。对于泷川吉野来说太过简单的推理,更说明了这次集会不过一个可笑至极的陷阱。如此浅白的阴谋,以两人的聪慧早已被料到。

“你明知......”

“'我不惧毁灭。更不在乎今生与来世。我可任其来之,只要我能替我的血亲报仇。(2)'”

真广张开双臂,在覆盖整个世界的雨中狂气放肆地宣告着,仿佛他才是统领这世界的王,而面前站着的,便是他最为忠心的骑士。

“我不会让你去的。”

看着真广难得诧异的表情,吉野忍不住笑起来,虽是笑着,他的面部表情却显露出一种奇异的冰冷来。

“我,不会让你去的。”



某一天,铁皮人遇见了活泼可爱的少女桃乐丝,他们相伴去拜访万能的魔术师奥茨。于是铁皮人要离开这片森林,可树却疯狂摇动着藤蔓卷起铁皮人的四肢。

不要走!

树的叶子飒飒地飞过铁皮人的脸庞。

不要走!

他是骗子!

他不可能给你一颗心!

“他是骗子!”

树是最懂铁皮人的树,可是无法将真相吐露,最后铁皮人挥起铁斧将树缠在他身上的藤蔓一一砍断,跟着少女桃乐丝愈走愈远……

树在他身后颤抖,从树根到枝桠,从树干到树叶,都在抖动,树想要哀嚎,想要哭泣,可是树不具有那样的能力,于是只能摘下自己宝贵的苹果砸向无辜的桃乐丝。

少女接到苹果,却露出了欣悦的笑容。

“谢谢你,树先生。”她说。



不知是谁先动的手,等反应过来时两人已在泥泞的雨天中滚作一团,身上的衣物都被潮湿的空气晕染。真广的拳头落向吉野的侧脸,吉野的膝盖袭向真广的后腰,两人毫无章法地扭打着,比起打架更像是在发泄。

雨仍在不知疲倦地下着,一个翻身过后,真广按着吉野的脖颈压制着吉野的行动,本应虚弱喘息的下方者却突然抱住了上方者的肩,用不符合他形象的恶劣语气呢喃着,

“真广,你是不是忘了,”

浓烈的草木清香蔓延开来,严密地包裹住两人。

真广的瞳孔猛然紧缩。

“我也是个Alpha啊。”

【真吉】仲夏夜之梦(贰)

·本章已加长(那么一丢丢)
·无甚感情戏,比较无聊
·迎喷


“所以呢,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真广双手抱胸,懒散地靠着路边的电线杆,“攻击发情期的Omega,如果他患上PTSD的话你会更麻烦哦。”

距离第一批人类进化已经过去了百年,人类进入了属于ABO进化思想的新纪元。尽管Alpha依旧是凌驾于世间生物之上的领导存在,但少子化使得各种新生的O权党派,保护协会甚至是数不清的法律都最大限度地保护了Omega这种曾被歧视的弱小群体。如果Omega受到了来自他人尤其是Alpha的一点点伤害(包括心理伤害),那么嫌疑人不仅会被整个社会唾弃,更是有可能受到O权狂热分子的指责与制裁。

有的人感叹,负责繁衍生息的Omega们奋斗了百年,终于得到了社会不亚于Alpha的尊重。

然而有人已甜梦中玉叶金柯,有人仍黑暗中忍辱负重。

“把他送到医院吧。”

“'在甜蜜的梦乡里,人人都是平等的,但是当太阳升起,生存的斗争重新开始时,人与人之间又是多么的不平等。'”

少女用清越的声音念着书上的字句,语末似还带一声轻笑,大有轻狂人间的意思。

“真是难得呢,爱花酱。居然不是莎士比亚。”

少女翩翩转身,面对着心上之人,落地窗的阳光透过明亮的玻璃洒在她栗色的长发上,金色的小精灵心
甘情愿地为她镀上一层神圣的光,此刻任何的人间美景都不及她微笑时的眉眼。

沙发上的少年不由得痴了,若说少女恣意轻狂,那他便为她清狂,他本性格隐忍,却只愿与少女一诉衷肠。

“真广马上要回来了,吉野同学。”

至高无上的王族,将永生永世吸引着他,与他命运相伴,孽缘交缠……

“啊,这可恨的冤孽。”

两位少年与一位少女的日常就这么暗流涌动地进行着,表面上倒是如一潭死水无波无澜。最近世界可不是很太平,不知从何时起,各地的某些Beta开始组织起来,时不时为社会搞点小骚乱,不过也没造成什么大动静,于是人们也都将这些消息付诸笑谈间。

然而少年少女却都是不关心世界的人。

“要说有什么的话,最近来找我们挑事的Beta多了些呢。”

“是吗……”爱花捧着书本若有所思。

海滨城市的夏季炎热而憋闷,唯海风能给人们以慰藉。但此刻云压得很低,厚厚地将天空捂得严实,隐约有沉重的雷鸣声劈开远处的云峦,海风也疯狂地在街道上横冲直撞。

暴风雨欲来之。


事情是从一次校园杀人案开始的。

一名瘦弱的Beta男性,在校园内用刀砍死了同班同学----身强力壮的Alpha。

事后逮捕那名Beta的时候,他双目空洞,梦呓般道:

“Alpha都该死……”

执法人唤不回他的神智,仿佛与恶魔交换了灵魂,平时老实巴交木讷内向的少年,一提到Alpha就露出烈焰般的眼神,明明是个没有信息素的Beta,强大的气势却无声地震慑着面前的人,让笔录无法顺利进行。

仿佛在响应号召,世界各地开始出现各类Beta伤害Alpha的案件,虽然这类疯狂的Beta只是占极少的比例,但Beta人口基数庞大,且是否有新人被洗脑也是未知。

一时间,Alpha们陷入了恐慌。

这是一个倡导AO平等自由的的世界。

Alpha为领导者,体能智力皆为上佳,占领了全人类的骄傲,而Omega作为生育者,天生具有着择优跟随的能力。

Alpha嚣张跋扈,Omega养尊处优。这年头一家中若是出了个A或O简直举家欢呼,因为一系列优越政策专门为他们制定。而本应是人口组成中最重要的Beta,却渐渐地失去地位,甚至屡有家境不充裕的Beta被要求放弃自己的事业或学业以供养家中的Alpha。

一切绵绵无绝期的阴暗嫉恨都源于绵绵无绝期的不平等。

可惜这世界于少年少女不值费心。

泷川吉野的世界中只有两人,不破真广的世界里只有两人,不破爱花的世界里也只有两人。他们三人性格迥异,在对待世界这一点上却是同样地淡薄,说不定哪天需要他们拯救世界,拯救世界本身也会变成一样被顺手附带的陪衬。

直到那一天,两人收到了爱花被袭击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