ヘ(。□°)ヘ

--------世界脱节了,啊,这是多么让人诅咒的因果。我生不辰,竟需我来纠正!

【真吉】仲夏夜之梦(壹)

·ABO,对不起,耍下流氓,没有肉,也没有很多情感戏,严格来说是良识同人
·有关于ABO的私设和关于真吉的私设
·复健中,因此文写得很艰难,有点狗血,走剧情,慢热,慎入
·题目瞎起的,题记瞎选的
·手机格式好难弄哦
·迎喷,迎重喷,希望批评多来点,谢谢各位读者老爷










人类若是看轻了自己的根本,难免做出一些越限逾分的事来,枝叶脱离了树干,跟着也要萎谢,到后来只好让人当作枯柴而付之一炬。
-----------------------莎士比亚《李尔王》



初一的时候,性格早熟的不破真广就分化了,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这个狂气的少年是优秀的Alpha。

同年级,也许比挚友不破真广还要大上几个月的泷川吉野,却没这么好运。同样性格早熟,他却迟迟没有分化的迹象,甚至在两年后爱花也分化为Alpha时,他的第二性别依旧未知。

于是初中的泷川吉野同学,就很不幸地成为了同龄者中唯一一个未分化的人类。




"泷川君会是什么性别呢?"

某天,真广的不知第几任女朋友好奇地询问。

两人正走在海滨城市一处繁华的街道上,霓虹灯映进真广赤红色的瞳孔深不见底。

"那家伙就算是个Omega又怎样,"真广冷漠地开口,脸上看不出情绪,"我们之间,什么都不会改变。"

女孩子自知无趣,圆滑地转了话题。



"吉野桑的父母都是Beta,是个Beta才对吧。"

咬着西瓜的纤瘦少女经过客厅的时候说道,却看见沙发上的两人都是一副刚打完群架的样子,瞬间抿起好看的嘴唇皱了眉头,不客气地开始了对二人凌厉的批评。

"所以说吉野,你到底什么时候分化啊,"少女发表长篇大论的同时,真广抓着自己乱糟糟的金毛小声对竹马道,"每个人都这么问我,烦都烦死了。”

棕发碧瞳的少年疲惫地摘下眼镜:"你以为我不想分化吗......不过最近身体感觉有点不对劲,大概是快了吧。"

“呵,你们两个,不好好听我说话,我就把你们扔到压路机下面碾碎哦。”

迫于Alpha少女恐怖的气势,真吉二人流着冷汗坐直了身体。




升上高中后,吉野才顺利完成分化。随之而来的,是高中更能惹事的真广引发的打不完的群架。

作为一名Alpha,真广毫无疑问是最耀眼的那一种,几近完美的长相与显赫的家世让追求者源源不断地前来,本身自带的危险气息能够令无数少男少女尖叫,相比之下与他形影不离的吉野便渐渐低调下去。只是爆棚的人气更能带来前赴后至的麻烦,这天放学后,他与吉野便又一次被人堵在了回家的路上。

“啊呀,七个人,”真广状若不经意地扫过面前的众人,Alpha有攻击意味的信息素让手持武器的不良们险些腿软,“能搞定的吧,吉野。”

“爱花酱又会生气的哦,”吉野叹口气,“这次可不好搪塞。”

淡淡的铁锈味开始在空气中弥漫。

真广和吉野默契的配合让战斗结束得很快,最后一个Beta攻击过来的时候歇斯底里的大吼却在两人意料之外。

“凭什么你们Alpha就能占最优的资源,我们Beta就只能干苦力?!凭什么!”

他眼角发红,充满血丝的眼睛睁得很大,额角还挂着彩,深黑的瞳孔中却燃烧着不甘和愤懑。

“凭实力。”真广面无表情地打中他的下颌,Beta无力地跌倒在地。

七个人,此刻负伤躺在地上的只有六个Beta。

吉野面向暗处,一陌生的青年正静立在阴影之下,他面容稍显苍白,长相却掩不住的秀气。

“是你撺掇的这群Beta?”

青年冷笑起来,“不用我撺掇,他们也会攻击Alpha,这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你是真广的追求者?”

真广诧异地看向吉野。吉野的眼睛冷静地藏在无机质的镜片后,仿佛正在进行审讯的审讯员。

青年没有应答,却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没走几步竟不受控制地摔倒在地,同时一阵浓郁的果香突然爆发,几乎席卷了半条街道。

“Omega!”真广紧缩起眉头,如此浓郁Omega的信息素让他很不舒服,所幸他是Alpha中意志力较强的那类,“还是发情期的Omega!”他突然古怪的瞟了一眼吉野。

那种冰冷的墨绿色已经从吉野眼中褪去,Omega信息素的影响是无差别攻击,他却仿佛毫无所觉。“将一个发情期的Omega扔在街上会很麻烦。”他这么下了结论,于是大步走上前扶起那青年。

发情期的折磨让青年苍白的面容显现绯红,他闭着眼睛,意识已经模糊,本能地大口呼吸着,此刻任何人的接近对他来说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吉野扶起他的同时,他睁开了饱含水汽的桃花眼,直直对上了吉野波澜不惊的翠色瞳孔。

下意识地,吉野的手刃劈向了他的后颈。

评论(1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