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艮ヘ(。□°)ヘ

ヘ(。□°)ヘ

【真吉】仲夏夜之梦(贰)

·本章已加长(那么一丢丢)
·无甚感情戏,比较无聊
·迎喷

“所以呢,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真广双手抱胸,懒散地靠着路边的电线杆,“攻击发/情/期的Omega,如果他患上PTSD的话你会更麻烦哦。”

距离第一批人类进化已经过去了百年,人类进入了属于ABO进化思想的新纪元。尽管Alpha依旧是凌驾于世间生物之上的领导存在,但少子化使得各种新生的O权/党/派,保护协会甚至是数不清的法/律都最大限度地保护了Omega这种曾被歧视的弱小群体。如果Omega受到了来自他人尤其是Alpha的一点点伤害(包括心理伤害),那么嫌疑人不仅会被整个社会唾弃,更是有可能受到O权狂热分子的指责与制/裁。

有的人感叹,负责繁衍生息的Omega们奋斗了百年,终于得到了社会不亚于Alpha的尊重。

然而有人已甜梦中玉叶金柯,有人仍黑暗中忍辱负重。

“把他送到医院吧。”

“'在甜蜜的梦乡里,人人都是平等的,但是当太阳升起,生存的斗争重新开始时,人与人之间又是多么的不平等。'” 

少女用清越的声音念着书上的字句,语末似还带一声轻笑,大有轻狂人间的意思。

“真是难得呢,爱花酱。居然不是莎士比亚。”

少女翩翩转身,面对着心上之人,落地窗的阳光透过明亮的玻璃洒在她栗色的长发上,金色的小精灵心甘情愿地为她镀上一层神圣的光,此刻任何的人间美景都不及她微笑时的眉眼。

沙发上的少年不由得痴了,若说少女恣意轻狂,那他便为她清狂,他本性格隐忍,却只愿与少女一诉衷肠。

“真广马上要回来了,吉野同学。”

至高无上的王族,将永生永世吸引着他,与他命运相伴,孽缘交缠……

“啊,可恨的冤孽。”

两位少年与一位少女的日常就这么暗流涌动地进行着,表面上倒是如一潭死水无波无澜。最近世界可不是很太平,不知从何时起,各地的某些Beta开始组织起来,时不时为社会搞点小骚乱,不过也没造成什么大动静,于是人们也都将这些消息付诸笑谈间。

然而少年少女却都是不关心世界的人。

“要说有什么的话,最近来找我们挑事的Beta多了些呢。”

“是吗……”爱花捧着书本若有所思。

海滨城市的夏季炎热而憋闷,唯海风能给人们以慰藉。但此刻云压得很低,厚厚地将天空捂得严实,隐约有沉重的雷鸣声劈开远处的云峦,海风也疯狂地在街道上横冲直撞。

暴风雨欲来之。


事情是从一次校园杀/人案开始的。

一名瘦弱的Beta男性,在校园内用刀砍死了同班同学----身强力壮的Alpha。

事后逮捕那名Beta的时候,他双目空洞,梦呓般道:

“Alpha都该死……”

执法人唤不回他的神智,仿佛与恶魔交换了灵魂,平时老实巴交木讷内向的少年,一提到Alpha就露出烈焰般的眼神,明明是个没有信息素的Beta,强大的气势却无声地震慑着面前的人,让笔录无法顺利进行。

仿佛在响应号召,世界各地开始出现各类Beta伤害Alpha的案件,虽然这类疯狂的Beta只是占极少的比例,但Beta人口基数庞大,且是否有新人被洗脑也是未知。

一时间,Alpha们陷入了恐慌。

这是一个倡导AO平等自由的的世界。

Alpha为领导者,体能智力皆为上佳,占领了全人类的骄傲,而Omega作为生/育/者,天生具有着择优跟随的能力。

Alpha嚣张跋扈,Omega养尊处优。这年头一家中若是出了个A或O简直举家欢呼,因为一系列优越政/策专门为他们制定。而本应是人口组成中最重要的Beta,却渐渐地失去地位,甚至屡有家境不充裕的Beta被要求放弃自己的事业或学业以供养家中的Alpha。

一切绵绵无绝期的阴暗嫉恨都源于绵绵无绝期的不平等。

可惜这世界于少年少女不值费心。

泷川吉野的世界中只有两人,不破真广的世界里只有两人,不破爱花的世界里也只有两人。他们三人性格迥异,在对待世界这一点上却是同样地淡薄,说不定哪天需要他们拯救世界,拯救世界本身也会变成一样被顺手附带的陪衬。

直到那一天,两人收到了爱花被袭击的消息。

 

 

好气啊本纯情girl竟然被屏蔽了,重发一遍,能看到吗

热度(46)

© 点艮ヘ(。□°)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