ヘ(。□°)ヘ

世界脱节了,呵,多么让人诅咒的因果。
我生不辰,竟需我来纠正!

【真吉】仲夏夜之梦(肆)

·不要注意逻辑,ABO有私设
·其他提醒见前
·本来想搞个粗长的,失败了

Alpha的信息素具有攻击性,面对着另一Alpha时效果更甚,同类的信息素不仅会使一个Alpha产生不适感,不可避免的附加功能便是充分地挑起战意。而优秀的Alpha有能力在同类面前控制信息素中的排斥和攻击意味,最典型的例子便是不破真广、不破爱花和泷川吉野这三个Alpha。

更有甚者,可以达到隐藏性别的目的。

人们总以为泷川吉野是个再普通不过的Beta,他刻意的低调似乎很凑效,而这世上只有不破兄妹知晓他那乖巧表面下的恶劣本性,因为一肚子坏水的骑士总能有办法让他的帝王吃瘪。

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那样总是紧紧依偎在一起的他们三个,都不是好对付的家伙。


不好对付的不破真广咧开一个兴奋的笑容,随即气场一变,铺天盖地的铁锈味儿横插着木叶香淹没了雨水中的青年们,整片天地都充斥着混杂的奇异气息,一伏一仰互相压制的两人明显感觉战火在灼烧自己的心胸,大脑被Alpha的战斗本能传递着高亢的讯息:

干翻他!

干翻他干翻他干翻他干翻他干翻他干翻他干翻他干翻他干翻他干翻他干翻他干翻他干翻他干翻他......

泷川吉野带着上方的不破真广一个翻滚直起了腰身,下一秒便迅速地出了拳,真广漂亮的格挡同时又回敬一记手刃,雨水混杂着汗水随着两人的动作飞扬,积水的路面被摩擦点踏,应和着空中打击碰撞的声音。两人的头发、衣服全已湿透,浑身上下狼狈不堪,只有眼神和气势仍然狠厉,好像站在那里即能吞天震地。

“我就不明白了,”真广渐渐占了优势,狂妄的笑容时在嘴角浮现,攻击越来越迅猛顺畅,硬搏中吉野从来都不是他的对手,“你为什么非得拦着我为爱花复仇。”

“明知是陷阱还要去吗,”吉野快速地变换着动作,即使招架不力,神态依旧波澜不惊,深邃的瞳孔中毫无感情,这常人难见的姿态却才是他的本质,“这样只会带来无谓的损失。”

“你不懂!”真广低吼一声,招式重了些将吉野击得身形一晃,“呵,也对,”他盯着吉野的脸突然冷笑起来,“你跟爱花的关系本来就不好,又怎么可能会懂呢。”

吉野的眼睛里突然闪过真广读不出的哀伤,他紧抿着嘴唇,动作不停,表情却写满了复杂的沉默。

真广熟悉这种表情,这是他不打算再辩解只一意孤行,倔强到固执的征兆。吉野突然从后方发力打算摔倒真广,却被熟知他打架套路的真广重重拦下。

“你别忘了,是谁教你打架的啊。”

真广嗤笑一声反将吉野放倒,战斗已接近尾声,雨水中的人绝望般紧紧攥着真广的衣领。

“睡一会吧,吉野。”

吉野眼前一黑,继而不省人事。




教堂。

真广踩在绵软的厚地毯上,鞋底与毛绒摩擦发出细微的声音,放眼望去教堂内竟没有一个人。雨已经停了,微弱的阳光透过高高的琉璃窗折射出异样的光芒,两侧刷着淡蓝色厚漆的墙壁上挂着一幅接一幅的宗教油画,墙壁包裹着长廊一直延伸到空旷的教堂尽头。长廊尽头的墙壁中央镶嵌着巨大的壁龛,空缺处立着大理石雕刻的耶稣神像。神像的表情冰冷淡漠,灰色的眼睛紧紧盯着闯入的不速之客。

空荡荡的教堂蔓延着死一般的寂静。

神将大爱挥洒人间,他的信徒以此为傲。然而他们不相信神,也不相信命运。他们是Beta,是不被上帝眷顾的Beta,他们决心要用自己的双手去改变,用血的代价去换取。为了他们的命运和结局,他们选择毁灭高高在上的神明——Alpha,来获得重生。

不破真广从鼻间呼出轻蔑的气息,眯着狭长的眼睛笑了。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