ヘ(。□°)ヘ

世界脱节了,呵,多么让人诅咒的因果。
我生不辰,竟需我来纠正!

【江澄个人】过度午睡

·一个片段,江澄个人 流水账
·或许等我有空了会成文





待到江澄醒来时,已是不知今夕何夕。

过度午睡导致的四肢乏累让他提不起气力,倚着乌木床梁疏懒的打着哈欠。外头晚霞的余晖透过淡紫色的纱幔铺洒在指间的银环上,折射出一点刺眼的光。江家的门生们有的说笑着游猎归来,路过家主的卧房时都自觉敛了笑脸噤了声。这一下午竟也没有人吵醒一向浅眠的他。

只是太安静了。江澄心想,随即又勾起个自嘲的冷笑来,热闹的莲花坞对他来说好像还是很久以前,唯二胆敢无拘无束在云梦闹腾的两个,一个许是在云深不知处闲云野鹤,另一个早些便被他亲手送入了金麟台。

收了思绪,才发觉枕边还有午睡前未处理完的函帖,白底黑字,盖了蓝色的函章,似是泽芜君邀他至姑苏一叙。江澄心头竟生出几丝烦躁来。含光君前些日子携魏婴回姑苏的事情他算是最早知晓,然而时过多日他仍是不知该如何面对自己曾恨入骨髓的发小以及他形影不离的道侣。这点逃避的心思已扰得他多日心神不宁。

可笑。

江澄强压一身乏意,穿戴好衣物下床,那张函帖被他搁在卧房的茶桌上。像是不准备再理它了,他拎起三毒,直直推门而出。

确实可笑。

曾经那些破碎的往事逼得多少人崩溃恸哭,到头来,在这片妍丽的天空下,小心眼的,心胸狭隘的,放不下的,走不出的,就只有他自己而已。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