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艮ヘ(。□°)ヘ

ヘ(。□°)ヘ

清狂

忘忧谷的风如无数利刃,割得他心脏生疼。

“你浑身上下只剩这一魂,哪里又有心脏了?”他苦笑着质问自己,可令他窒息的痛苦并未减少半分。风声猎猎,一呼一吸打在他心上,他张皇抬头,努力端详着面前人沉静的脸——那是他肖想了多年的眉眼,竟从痛苦中觉出几丝奇异的甜蜜来。

等他想清楚他为什么在这里,本该一生喜乐安康的小椿又为什么在这里后,那一点点的甜蜜又都变成了剧毒。

这剧毒顺着那人的眉眼绵延,直直疼入他心底,甚于登上那一万又八千阶时的极刑。

一万八千阶,他满身惨烈,终究是登上了不悔台,可终究做不到无怨无悔。




是心痛?




是心动。

热度(44)

© 点艮ヘ(。□°)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