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艮ヘ(。□°)ヘ

ヘ(。□°)ヘ

无题

·重温第七集first kiss的感想ヽ(´o`;,果然绝园的精髓就在于莎士比亚和三重NTR啊(・ω・)ノ(危险发言)
·巨短无比,慎入




被枪指着的一瞬间,他的心脏开始疯跳。


废旧巴士能透过冷风的地方昨晚已经被他仔细封好,尽管如此,他还是觉得温度正从自己的指尖一点一点流失。


他不清楚真广在想什么,也不清楚自己的表情怎样,只能隔着枪支和锁链望进对面那双猩红的眸子,让自己保持足够的冷静。


这不像他,被枪支指着的体验他前不久才经历过一次,那时他尚有余力思考如何反击。而持枪的人变成了真广,竟让他有种灵魂被钉住的窒息感。


但狭小的空间内并无杀气,尽管他和真广中间仍然横着一把冰冷的枪,真广的身体却在慢慢地,慢慢地靠近他……


真冷啊。他还在漫无边际地想着,然而瞳孔却不受控制地随着身前唯一热源的靠近而紧缩。热源带着一股细微的电流袭击了他耳边,尔后带着气音恶意轻笑一声,

“你太紧张了,我怎么会对你开枪呢?”


空气的流动极度缓慢起来,似乎每一团湿暖的水汽都在亲吻着他嘴边的皮肤。而他只觉得恍惚,霎时间被铺天盖地的脱力感席卷。


真广向来不善遮掩,或者说,不屑于遮掩,因此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悲哀的是,吉野每每思及此,便觉得心脏在反常地震颤。


他心情沉重地目视着踏进朝霞的真广——晨曦给那个王族的背影勾勒了一层金光,莫名怀念起爱花温热的拥抱。


热度(28)

© 点艮ヘ(。□°)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