ヘ(。□°)ヘ

世界脱节了,呵,多么让人诅咒的因果。
我生不辰,竟需我来纠正!

【伞修】回忆不过转瞬间

#大概有bug##略微ooc##迎喷#
兴欣今天断粮。
网吧里的泡面没有存货了,对面那家小饭馆也过年歇业。战队里不过一群宅男宅女,不会做饭的占多,会做饭的平时也懒。
苏沐橙看着战队从上到下的一群人对着电脑发愣的神态,正觉得有些好笑,刚想起身说“我去做饭吧”,却看见叶修默默地走进了厨房。
半晌,几样热乎乎的家常菜便上了桌。
兴欣的一群宅男们瞪得眼珠子都快出来了,指着叶修,又看看桌上的菜,一脸的不可置信。
“我说苏妹子,叶修这家伙平时一副宅男样,居然也会做饭啊。”
苏沐橙只夹了一筷子,便忍不住红了眼睛。
“他也是后来学的呢。”她放下筷子轻轻说。





叶修第一次做饭,就在苏沐秋家创下了打破4个盘子的记录。这不算什么,问题是端上来的菜,黑的黑,焦的焦,半生不熟的大有,简直是浪费食材浪费时间又浪费厨房。
苏沐秋那是谁,爱财如命,看见叶修这么糟践东西,表情比伤了自己手还难受,从此叶大少爷就被逐出了厨房,只能干点扫扫地,擦擦桌子的粗活,在有苏沐秋的日子里再没做过饭。
苏沐秋刚出事后,沐橙和叶修躲在屋子里,一个在墙角抱着哥哥的遗像哭到眼泪都发干,一个在沐橙隔壁一根一根地抽着烟。
嘿,苏沐秋要是看见了,肯定一手拽起一个一顿批。
现在,现在没人管了,两人像是要耍个够,想哭的可劲哭,想抽烟的可劲抽,都是为了排解,人生中第一次遇见生死,还是身边最亲近的人,任谁都要难受个几天。
哭也哭够了,闷也闷够了,给苏沐秋简单的丧事办完后,两人带着沉默的伤痛开始了沉重的生活。
没了一个人,再怎么艰难,叶修也不会让沐橙吃太多苦,在这点上,他跟苏沐秋一个样。
于是叶修开始了双倍的工作,没了命般的接单,照顾沐橙起居,接送她上下学。
有人说,叶哥,你妹妹都十几岁了,可以自己上学放学了吧。
叶修摇摇头,只回:“他说的,沐橙是女孩子,又漂亮,马虎不得。”
他说的。
马虎不得。
所以他就对自己马虎。




苏沐橙乖巧又懂事,有出息,上的是重点,晚自习放的也挺晚。原本家里负责做饭的一直是苏沐秋,有时他在网吧偶尔熬的晚了才会让沐橙进厨房。不得不说,苏沐秋有一手好厨艺,就算食材贫匮也能把豆腐烧出肉味。现在人没了,苏沐橙读书又忙,掌厨一事一时无法解决,叶修狠狠心,趁着最近接的单都清了,腾出几天时间把自己闷进了厨房。
家里不富裕,叶修便谨慎着不打碎碗盘,不浪费食材,晚归的沐橙时常能听见厨房里锅碗瓢盆的乒乒砰砰,却再没有瓷器碎裂的声音。
那时候职业选手的手还没有那么金贵,更何况叶修这回是真发了狠了,有一次写作业的沐橙突然听着厨房里没音了,赶紧跑去看。
灶台意料之中的混乱,少年滑坐在滴着水的角落里,头埋的很低,只露肩膀在微微颤抖。
苏沐橙只觉鼻尖一酸,陪着他跪坐在角落里抹着眼泪。
难过到心脏都战栗,这种小说中的词句只有亲身实验过才能感受。已经太习惯一个人的存在,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都能看到存在过的影子,等恍惚过来回想,才醒悟他已经不在了。于是点点滴滴都能沾着泪水的味道。
忘不掉啊。
忘不掉啊。
人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叶修站在简陋的墓前抽着鼻子想。
你这个祸害怎么就不遗千年呢。



几天后叶修从厨房里出来,往桌子上放了几盘菜。沐橙看了看,颜色正常,又尝了尝,味道也正常。于是抬起头对着叶修难看地笑笑,注意到他那双好看的手贴满了ok绷。
“很疼吧。”她问。
叶修沉默着摇头,坐下夹了一筷子,嚼着嚼着,眼泪就下来了,“嘿,还得重做。”
“跟你哥做的味道一点都不一样。”
苏沐橙再也忍不住,坐在桌前“哇”地就哭出声。
“别哭了,”叶修红着眼揉她的头。“还有我呢。”




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转眼间十年过去,现在桌上的这盘菜跟哥哥做的简直一模一样。
苏沐橙不知道叶修是什么时候练的。可是简直一模一样,前面也限制了一个简直。掌厨的人不一样,做出来的菜味道也不一样。
少了点什么呢。
他去哪了呢。
苏沐橙不断地追问自己,时光仿佛停在十年前,那个时候的她也在不断地追问自己。
泪水朦胧中,她看到少年只能停亘在回忆里,他过不来,她和叶修也过不去。只能剩下两个人跌跌撞撞地向前走,去看见,他本要带他们看的一切。







「最后两句有参考伞修同人曲」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