ヘ(。□°)ヘ

--------世界脱节了,啊,这是多么让人诅咒的因果。我生不辰,竟需我来纠正!

【伞修】Please give me a hug

清明祭
Please give me a hug
#跑题注意#
叶修经过西湖边上的时候,正好在下雨。
南方那种春天常有的毛毛雨,随着风吹到脸上,酥酥麻麻,眯起眼睛还可以看到雨中芽芽的绿。
西湖散着薄薄的雾,有扫墓归来的行人在咬着青团。
叶修是吃过青团的,软软糯糯,细腻清甜。只是他本身对这种江浙一带特有的甜食不太感冒。
印象里爱吃甜食的人不多,停住脚步,再赏西湖,叶修只觉得眼前迷迷蒙蒙,湖光照得他什么也看不清。



十六岁的叶修还是个刚离家出走不久,有着众多心虚和顾虑的少年。南下之后,除了弟弟的QQ,其他与家人的联系全都被他断掉。
“哥,清明节了,家里祭祖坟少一个人。妈说想你了。”
我知道啊。
叶修默默地关了qq的界面,在清明节还不燥热的春风里,爬上了这栋简陋民居的顶层。
天台没有危险的高度上,行行列列晒着各户人家的被子。今年春天杭州难得一个好天气,普通的衣被中都带着阳光的温度。
从这里可以望到西湖。
人说西湖美景,人间天堂。在北京长大的叶修第一次看见西湖的时候,确实不小地惊艳了一把。
什么样的水养什么样的人。
叶修就是在这座拥有西湖美景的温润城市里,遇见了苏家兄妹。

苏沐秋爬上天台,看见叶修正坐在那不知道发什么呆。
阳光斑驳,照在少年脸上割成亮一面暗一面。亮的满载骄傲与荣耀,暗的深藏惆怅与愧疚。平日里倒是全被一副嘲讽的皮相盖住。
空气里有阳光和水汽的味道。
“你还真的是很喜欢西湖啊。”
他站在离家出走的少年身后,顺着后者的目光悠悠望去。
远处一片波光粼粼。
少年沉默的眼睛里暗流涌动。
“玩够了就回去吧。”
苏沐秋嗅了一口湿润的空气。
“我不回去。”
“我好不容易才出来,就这样回去。”
“太怂了。”
苏沐秋忍不住笑了起来,将手里的东西凑到叶修嘴边。
“我靠苏沐秋你给我吃的什么?!绿的!!!就算我在你家吃你的喝你的你也不能谋杀我吧!!!!”
“白痴。”苏沐秋一脸嫌弃地看着叶修。“市面上卖的青团太贵了我就自己做了几个,还没来得及给沐橙尝尝呢。你们北方清明节不吃青团吗?”
叶修摇头,这才放心地张嘴吃下。
软绵绵又清新的口感,草药的清香混着细腻的糯米粉,柔柔的豆沙馅甜而不腻。
“我们这里可是有很多北方没有的东西啊。”
“不仅有西湖啊青团什么的⋯⋯”
“你起码,都看完以后再走。”
“这算是在留我吗?”叶修眯起眼睛。“苏大大还真是一点都不会安慰人。”
苏沐秋也不恼,眼底还含了笑意:“那你要怎样才满意啊。”
叶修站起来,张开双臂,朝对面的苏沐秋呼喊。
一句沐橙最近在看的美剧里的台词。
“Give me a hug,please?”
他逆着光,背面是青色的湖,温和的阳光被他挡住一隅,眼里还闪烁着比阳光还耀眼的,青春全部的骄傲。
苏沐秋像是被什么触动了心中的柔软。
于是他踹了叶修一脚。





十年前的事,记忆还没蒙上灰。叶修走在去南山的路上,一边思考着今年沐橙会带什么花。
叶修刚将手里刚买的青团放在墓前,背后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每年这个时候都给我买青团,真不怕我吃腻了啊叶修大大。”
叶修踩灭了燃尽的烟尾巴,嘴角勾起嘲讽的笑。
“还不是因为某个爱吃甜食的家伙昨晚就给我托梦跟我要。”
“嘿,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听我话,”半透明的影子斜坐在墓碑顶上,随手捏起一个青翠的团子,“味道差了点,没有当年我做的好吃。”
叶修抖抖湿漉漉的伞,雨已经停了。
“你每次回来能不能多留会儿。”叶修不满,“沐橙可还没见到你呢。”
“呦呵,这回倒变成你留我了。”苏沐秋飘到叶修面前,“这又不能怪我,每年回来是有时间限制的好吗!”
叶修只觉得眼前的光线有点暗,有两条半透明的胳膊穿过他的腰侧,给了他一个几乎感觉不到的拥抱。
“那就只能,明年再见了。”他听见他说。
眼前的光线重新亮起来时,只剩了光秃秃还带着雨滴的墓碑。
明年再见。
叶修在心里如是回应。

--------------------------

「烂尾系列orz」
「依然是提前祭」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