ヘ(。□°)ヘ

--------世界脱节了,啊,这是多么让人诅咒的因果。我生不辰,竟需我来纠正!

【原创】黯咲北(2)

·本文由lo主和lo主的好友b.k和浅笑作成,大多为好友的手笔,lo主啊黛只是辛劳的搬运工以及原作者之一
·少年 魔幻 励志 略古 无耽(虽然双男主的战友情很令人感动啊)
·感谢支持


文/b.K 黛北北浅笑
录入校对/何氰

暗咲北
前文 Part 1

转过弯,幽暗渐渐被光明替代,银色的光辉漂浮在空中,如璀璨的星空一般,如真似幻。
只见前方冷色的火焰点缀在墓道的各个转角,晦暗不明,映得周围的青铜一片惨白。
幽深寂静,凝固在两人身畔,微弱光亮星星点点,印在不远处的一副青棺。
万侯琲轻点脚尖,纤白的手指缓缓扶着右铜门。“瞳哥,这门阵好深。”
恍然惊觉,双指一紧,皓腕被死死攥着,万侯身子一倾,被重重甩开,吃痛地抚摸脚腕,愕然之余,只见身前的薄瞳,飞速梓腰包掏出一捧朱砂粉,悉数撒在面前生锈的石门。门上浮现诡异的纹路,像石头迸裂开来,着上了血的深红。朱砂粉渗入石缝之间,朱色消逝,却未见黄消退。“朱砂对付不了灵。”刺耳的单字从薄瞳的口中吐出,幽幽冷淡。奋身一跃,蹬着石藤枝蔓,左右两异兽口中含环,射出无数厉箭,自腰间,香肩,眼角呼啸而过。猛地踩上一块坚石,弹射暴出,瞳孔一缩,修长的双腿划开圆轮的弧线,跟随后空翻的脉冲,能量大爆发,稳落在祭台中央,却不料那青色祭台忽然出现圆形大洞,薄瞳措手不及,惊觉不妙,一个不稳,便坠了下去。一边的万侯琲顿时六神无主,探身想要拉薄瞳上来,那黑洞像是有吸力般,不知怎地,她也随薄瞳掉了下去。

前文 Part 2
从黑暗中醒来薄瞳本能地打量起身边的事物,却是一怔。
这是一间墓室。
墓室通体幽淡,泛着微微灵力,净土无垠。隐约间似乎能嗅到古老的药香。再无墓道内的血腥潮暗,初入此地,奇妙的暖意霎时包围全身。饶是一向冷静的薄瞳,也忍不住狂喜,阴差阳错,才是因祸得福。
此时万侯也醒了,听完薄瞳的描述,甚是兴奋,便撺掇着要开馆。
“你先别动!”薄瞳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若是还有什么机关,你我今日都得葬在这里。”
不悦地转过头,万侯琲只觉这洞中空的奇怪,却又偏偏为世王主墓室。“我们能走到这里,已看够,知足吧。”望着感伤的薄瞳,万侯琲低垂眼眸,一副大义凛然的气概:“开馆!”
“走到这里不向前一步,不是我的风格。”薄瞳欠欠身,拍打身上为数不多的灰尘,抵住棺身,顺次摸过上面几片雕龙团,双眸紧紧定在那棺盖上。
薄瞳娴熟地拿出开馆需要的工具一样样摆在地上。又拈起一支血红的蜡烛,攃燃火柴点上,蜡烛幽红的灯光映亮了墓室一隅,薄瞳将目光集中于烛焰,心中默念起古诀,这才不紧不慢地拿起开馆工具,支在了棺材接缝处的空隙里,两人合力扳起铁棍,随着金属的轰鸣声,洁净不染的棺材盖落在地上,歪向一旁。
空棺!
当下两人心里都是一惊,从头至尾压抑的不安迸发全身,几千年了,这活久见的东西还活着?
惊恐,不安涌上脑仁,汗毛都倒立,万侯琲浑身战栗不止,嘴里的字音都断断续续:“薄……瞳……跑。”
顷刻间,天动地晃,有细小的碎石从墓壁上掉下,两人只觉一阵眩晕,震耳欲聋的崩塌声加剧了恐惧。慌乱间拉近了对方的手逃至一处震感较小的地方,脸上有还未收起的狼狈和恐惧。那是一片她们在恐惧充满全身时足能用余光瞥到的微弱的光亮,墓室如同在低低地嘶吼,要将闯入者予以审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