ヘ(。□°)ヘ

世界脱节了,呵,多么让人诅咒的因果。
我生不辰,竟需我来纠正!

【全职高手】苏沐秋/伞哥 出场章节内容整理

石更口羅✧✧:

不行不行這太有良心了還真的有人整理TTTTTTTTTTTTTT


不弄到自己牆上簡直對不起蘇沐秋真愛粉(自稱)TTTTTTTT


沐雨秋风:



给我最爱的伞哥出场的场合做个整理,因为伞哥一般出现在回忆杀里,侧面描写,所以摘选的篇幅可能比较长,也许有遗漏,欢迎大家补充~


——————————


目录


第三章 专职夜班


第六章 千机伞


第七章 暗夜猫妖


第一百二十三章 自说自话


第二百二十六章 等候强弩之末[感谢@夏涯 补充]


第六百一十五章 清明时节


第六百一十六章 苏沐秋


第六百一十七章 大家一起努力


第六百六十五章 装备远未够


第七百二十三章 后阶段的提升


第七百二十五章 两个BOSS同时刷新


第七百四十九章 包罗万象


第八百二十八章 有一个朋友


第八百二十九章 这样就够了


第九百五十八章  积极筹备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到此为止了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萧瑟嘉世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强化牧师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真正的神枪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没有如果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三十七连胜[感谢@GCC姑娘的补充]


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十年轮回


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荣耀最强者


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如果人生有很长


——————


附上每章节出场内容






第三章 专职夜班


 


如今一叶之秋已经易主,自己的荣耀职业生涯也划一段落,却碰巧遇上了一年一度的开新区,叶修的心思被触动,十年往事突然一起滑上心头。


  “新区吗?”叶修喃喃自语。


  “我记得在新区开放前是可以办理转区的吧?”叶修忽然问陈果。


  “1级的空号才可以。”陈果说。


  “那我来试试。”叶修说着从口袋里掏了张账号卡出来,飞快进了荣耀转区申请的页面。陈果望着这张账号卡很是惊讶:“这不会是首版卡吧?”


  “是首版卡。”叶修笑笑,荣耀的账号卡一年一版,首版卡距今那可就要接近十年了。


  陈果诧异地看着叶修:“你玩荣耀多少年?”卡是死的,人是活的,卡有十年,人则未必。


  “快十年了。”叶修回答证实他是人卡合一。


  陈果游龄五年就已经觉得挺老资格了,没想到眼前这家伙竟然比自己足足多出一倍。十年,那是荣耀第一批玩家啊,能一直玩到现在,还有兴致去新区,这是怎样的一种精神?


  说话间,页面上已经显示“转区成功”。


“成了。”叶修抽回了账号卡,握在手中,瞬时又想起了这张首版卡所包含的点点滴滴。


 


第六章 千机伞


 


如神枪手的浮空弹,在当你手里拿的是剑客系的刀剑时,那是无论如何也无法使用的。所以像君莫笑这样的技能加法,背包里得带齐了所有职业系的武器,换来换去很是麻烦,只是初生的20级阶段,找这么多麻烦,那不是找罪受吗?除非是曾经流行过的散人。


  什么是散人?没有职业就是散人,但是那已是满级50那个年代的事了,在提升了等级上限,出现职业觉醒任务后,散人这种玩法就已经消失了。如今的玩家看到君莫笑的这套技能,根本不会想到什么散人,只会想笑。


  叶修却好像没想到这一点一样。君莫笑的身上现在只有一把白板的青铜剑,而且在学完技能路过杂货铺的时候,叶修竟然让他把这唯一的武器也卖掉了。


  随后他径直走到仓库的储物箱,打开箱子,里面竟然躺着一件装备。


  能转区的号本该是空号,空号的意思,就是经验、金钱、背包、储物箱,包括邮箱,都得是空的。


  然而君莫笑这个刚刚转入十区的账号,储物箱里竟然夹带了一件装备。


  没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这一切却好像早在叶修的意料之内。他知道在这里能找到这件装备,但是,在找到的这一刻,叶修的神情上却看不到丝毫的喜悦,反倒是布满了哀伤。移动鼠标的右手又一次出现了罕见的颤抖。上一次这样,是在失去一叶之秋时;这一次,却是要取到这件装备时。


  鼠标移上。


  千机伞,等级5。


  重量2.3千克,攻速5。


  物理攻击180;法术攻击180。


  没了,简单得连附加属性都没样,简直就像是一个白板武器。


  但千机伞的字色可一点都不白,而是银色。


  荣耀装备等阶看字色就知,分橙紫蓝绿白。白装是无附加属性的,绿装多是任务给的过渡装,蓝装副本BOSS必掉,一些任务也有,是比重最大的主流装备。至于紫装和橙装就是高端货了,或人品或金钱,总要有点突出的地方才有可能获得。


  千机伞银色的字色却不属于这五色。如果此时陈果醒着,看到,她一定会惊讶。银色,那是自制装备的独有字色。自制装备是荣耀的一大特色,并不是游戏中的生活制造技能,而是靠游戏的一个装备编辑器做出的装备,属于高端内容。


  在荣耀中有一句流传很广的话:自制装备未必是最强的,但最强的装备一定是自制的。


  自制装备,正是可以超越史诗级橙字装备的存在,在职业联盟中,各俱乐部都拥有专门研究自制装备的团队,投入资金研究自制装备。斗神一叶之秋,手中就握有自制银武,战矛却邪!是荣耀中赫赫有名的一把武器,独此一家,绝无分号。


  自制装备的特点,决定了它很难复制,每一件都是独一无二。


  只不过它有可能是一件独一无二超越史诗的巅峰之作,也有可能是一件独一无二的垃圾。


  千机伞呢?到底是垃圾还是极品?


  如果陈果醒着,如果她了解武器的属性,那么她立刻就可以判断出。


  极品,千机伞是真正的极品,是像却邪一样超越同级橙武的极品。180的物理和法术攻击,这相当于一件10级的橙武,而且差不多是各系攻击最高的橙武。但攻击最高的武器,往往重量大,攻速低。千机伞的重量却不高,而且有着5的普通攻速,就算是和10级的橙武比,凭这点也足够完胜。


  不过它的缺点也很明显:千机伞只有基本属性,没有任何附加。此外,5级,这是一个晃而过的等级,转眼就会落伍的等级。


  叶修却没有在意这些,因为他知道这把千机伞着实是天才之作。经历过无数次的实验和失败,能做出这把五级的千机伞已经是莫大的成功。自制武器的特点,就在于掌握到思路和方案后就可以不断地提升,所以自制武器没有过时一说,靠装备编辑器可以让它不断地提升。


  叶修轻轻的将千机伞取出,放到了君莫笑的手中。开始吧!他低声说了一句,随即控制君莫笑朝新手村的副本格林之森走去,看起来倒很像君莫笑听到了他的话一般。


 


第七章 暗夜猫妖


 


在厮杀声与队友们的相互呼喝声中五人小队大步前进着,叶修手法老道,走位风骚,得到了队长的大肆表扬。叶修此时的心思却是一片恍惚,上一次和伙伴们一起下副本是什么时候的事了?这样的感觉已经多久没有了?


  看着小怪一个一个的倒下,叶修的心思浮动着,他能回忆的实在是太多了,格森之林的冒险,让他甚至回忆到了十年前。


  那个在荣耀初开便和自己相识的好友,那个彻夜不眠和自己大谈这个游戏的创新和未来的好友。他看清一切,说对了一切,打算好了一切,结果只因为一个意料之外的更新设定,梦想和希望就全都成了泡影,只留下了这把未完成的千机伞。


  你本该是荣耀最有天赋,最有成就的人才对……手指在键盘上轻轻抹过,鼠标一抖,君莫笑一个回复术已经准确地加到了月中眠身上。在月中眠大赞这一加及时的时候,叶修的心思却完全不在游戏里。


 


      第一百二十三章 自说自话


 


       “你武器怎么回事?”


  “自制,千机伞。”叶修说。


  “你做的?什么时候做的?我怎么没听说过?”黄少天问。


  “很久以前了。你还在满世界抢BOSS的时候。”叶修说。


  “靠靠靠!黑历史不要提啊”黄少天焦虑。那时他还只是一个普通的网游玩家。但他机会主义的风格已经完全成型,抢BOSS是一把好手。早期的荣耀有许多规则和现在是不一样的。


  “就是那时候了,我和朋友一起搞出来的。”叶修说。


  “这个武器……看起来像是专门为散人而做的?”黄少天说。


  “不错。”叶修说。


  第二百二十六章 等候强弩之末


  唐柔也没过去打招呼,添了水回座位,戴上耳机后,就听到叶修正和包子入侵讨论在一线峡谷外和人战斗,把人直接推入峡谷摔死是件多么快活的事。


  “是的是的,很过瘾,大概是十年前吧……”


  “十年前?老大你太夸张啊?”包子入侵打断叫道。


  “真的真的,绝对有十年了。”叶修说。


  “可第十区开了才多久啊?不到一个月呢!”包子入侵说。


  叶修吐血:“谁说是第十区了啊,这是发生在第一区的故事。”


  “哦哦,你讲你讲。”包子入侵不再捣乱了。唐柔也不插话,听叶修讲述十年前在一线峡谷旁边的激斗。


  那时荣耀刚刚开放不久,新世界,大量玩家涌入感受着这个新奇的游戏。大家抢BOSS、抢装备、抢材料……叶修和他的朋友在这样的混乱中卷入纠纷。


  “游戏么,谈不上什么对与错,反正就是战。”叶修很是不以为然地说着。


  “但是当时我们只有两个人,对方可是一整个公会。追着要把我们当时杀到BOSS身上爆出来的好东西给爆回去。这要去杀,就算技术上可以杀光他们,但法力无论如何也是支撑不到场面结束的。所以当时我们边打边跑,那帮家伙也是穷追不舍,我们也是无意间跑到这边的。


     然后灵机一动,才开始用各种击退和吹飞的手段,把那些家伙往峡谷下面打。这多节俭啊,一个落花掌吹飞三个,摔下去直接等于秒杀。不过其实有一些职业是摔不死的,像枪手系的,用飞枪飞炮都可以避免被摔死。不过那也没关系,这里这么高,摔下去,摔不死也跳不上,只能去绕远路。”叶修讲着。


  “那最后我们把人全推下来了?”包子入侵兴奋,“推了多少人?”


  “当时顾不上数这个了。整个公会的人差不多都推完了吧!剩下的一看跑不掉,干脆自己跳了。”叶修说。


  “真的假的啊?”包子入侵又不信了。


  “嗯……其实那时候游戏开始没多久,整个公会也没多少人。”


  叶修说。


  “有多少人?”包子入侵追问。


  “20多人?”叶修回忆。


  “靠!”包子入侵鄙视,讲得这么夸张,原来只是20多人的小场面。


  “哈哈。”叶修也只是笑笑。




第六百一十五章 清明时节


 


一天过去,第二天陈果却是起得很早。装修方面的事今天她全交待给了唐柔,而她自己另有别的事要做。


  4月4日,这是这一年的清明节,陈果每年都会去给自己去世的父亲扫墓。


  轻声离开了房间,下到一楼,陈果却是吃了一惊。她没想到叶修比她还要早,竟然也是穿戴整齐悠哉地坐在前台里面。


  陈果狐疑地转到收银台一看,叶修何止是穿戴整齐,这是非常的整齐。


  “早。”叶修和陈果招呼了一声。


  “你是要出门?”陈果看着叶修的装束,做着猜测。此时已经四月,天气转暖,室里室外的穿着基本一致,这让陈果有些不好判断。


  “是啊!”叶修点点头。


  “真新鲜啊!你这是要去哪?”陈果好奇。叶修来兴欣网吧已经四个月了,除了全明星周末和春节,活动范围就没离开过这条街。


  “去扫墓。”叶修说。


  “啊?去哪里扫?”陈果怔了怔,因为叶修的弟弟叶秋来过,所以陈果清楚叶修并不是H市人,这要扫墓,难道也是要回家一趟。


  “南山公墓。”叶修说。


  “南山公墓?”陈果又怔住了,因为这分明就是她要去的地方。


  “去看一位朋友。”叶修显然看出陈果有点疑惑,所以主动给她说明了一下。


  “哦,我也要去那边。”陈果说。


  “一起过去?”叶修问。


  “可以啊,现在走吗?”陈果问。


  “等一下沐橙。”叶修说。


  “哦,沐沐也去啊!”陈果应了一声。换做平时,能和苏沐橙有接触无疑是她求之不得的高兴事。但今天这么一个特别的时候,显然并不适合因此而觉得有什么喜庆。


  没有等太久,7点30分,苏沐橙准时来到了兴欣网吧,显然这是她和叶修约好了的时间。作为一个曝光度很高的电子竞技明星,尤其是在H市这块,苏沐橙的出行还是挺不方便的。只是现在过了冬天,不好那样严严实实地武装,苏沐橙戴了一个很宽大的墨镜,扣了一顶棒球帽,就这样清清爽爽地站在了网吧门口。


  “走吧!”叶修起身,陈果已经过去招呼苏沐橙了,并小心地替她留意是不是有招惹到什么目光。叶修看着也只是笑了笑,三人一起出门,拦了辆车后就朝着南山公墓去了。


  陈果挺好奇叶修和苏沐橙到底要看的是什么人,但是这个又不是很方便开口问。至于她这边,虽然她没有和叶修说起过,但她估计她的这点家事网吧里可能早八得人尽皆知了,叶修估计也听说过,所以也没去自我说明。


  气氛多少有点压抑。坐了副驾驶位置的陈果从观后镜偷眼瞅了瞅,看到叶修的神情还是如平时一样自然。苏沐橙嘛因为有所武装,表情倒是不太好确认,但感觉也不是太忧伤的样子。陈果犹豫着要不要找话题聊几句,倒是后边的叶修先开了口,结果不是和陈果说也不是和苏沐橙说,而是和出租车司机说:“师傅,您玩荣耀吗?”


  “什么?”司机师傅突如其来被问了一句,有点茫然。


  “荣耀,一个网络游戏。”叶修说。


  “网络游戏?那个小孩子玩的吧!我哪会啊!”司机师傅说着。


  车上三位顿时都沦为小孩,陈果还有点不好意思,叶修却是自然得很,转头对苏沐橙说:“可以摘了休息下……”


  苏沐橙飞快就把大墨镜给摘了一下来,长出了口气:“太重了。”


  陈果这才明白叶修问司机这问题原来是为这个。跟着就听后面叶修文者:“还是原来那副吧?”


  “对啊!”


  “啧啧啧……”叶修连连感慨着,似乎是在为他不用遭受这份罪感到庆幸一样。


  就着这个话题,陈果也是迅速加入进来帮着出谋划策。话题一打开,气氛顿时不再沉闷,陈果和苏沐橙两个积极讨论了一下化妆易容术的问题,让叶修基本再没有插话的机会。就这样,一路到了H市的南山公墓。


  虽然三人来得挺早,但毕竟清明时节,来扫墓的人已经丝毫不见少。


  “你们要买点什么吗?”陈果询问二人。


  “还是买花?”叶修问苏沐橙。


  “好吧!”


  “那还是你去挑吧?”叶修说。


  “当然了。”苏沐橙说着,和陈果一起去了一旁的花店,不大一会,两人出来,各捧了一束花。陈果买的是最为普遍的黄菊花,苏沐橙这边,却是一束叶修叫不上名来的。


  “什么花?“过来后叶修问道。


  “天堂鸟。”


  “哦。”叶修只是简单应了一声,未作任何评价。


  三人随后进了陵地,再没有人说话,都只是默默地沿着石路前行。直到陈果停下了脚步:“我要去这边了,你们呢?”


  “哦,我们远一些,在那边。”叶修朝道路延伸的另一端指了指。


  “哦,我知道,那我一会去找你们?”陈果说着。


  “好啊,那一会见。”叶修说。


  


  陈果来这个南山陵园扫墓已经有好些个年头了,她挺熟悉这里,所以她知道叶修所指的是那边是哪个园区。这片园区在她父亲入土的时候还没有开出来,具体是哪一年开始有的,陈果也有些记不太清了。


  想着这些,片刻后陈果已经到了一边,一排一排地走过,很快就找到了叶修和苏沐橙的身影,并肩站在那里。


  陈果没有凑过去,因为她知道很多人扫墓的时候或许会有些话要对亲朋好友说,外人在,有时实在不是很方便。


  陈果没有上前,但是这个距离,却让她看清了那墓碑上所刻写的名字。


  苏沐秋?


  陈果怔了怔,从名字上来看话,这有些像是苏沐橙的亲人。


 


 


第六百一十六章 苏沐秋


 


  看到墓碑上的名字,陈果脑海中一瞬间就浮现出无数的想法和念头。她想要通过墓碑上的内容进一步确认一下,但是这个距离,这个位置,实在是看不清任何别的字样。陈果本着不去打扰的原则,没有继续走近,只是在这里探身探头的,想找找看二人身形挡下的地方是不是还能看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结果这正努力呢,那边叶修却是冷不丁地转了下头,顿时一眼就看到了这边的陈果。


  陈果知道自己的模样必然是被叶修看到了,顿时窘得想找个坑自己就这么躺进去,再立块碑就这么死了得了。立刻下意识地假装没看到叶修看过来似的在这东张西望着。过了会偷眼扫了一下,却看到叶修还在微笑着望着她,看到她目光转来,朝她招了招手,貌似是在示意她过去。


  陈果怔了怔,又打手势比划了一下进行确认,看叶修点了头后,这才走了过去。


  熟悉南山陵园的陈果是比较清楚这边的几种陵墓规格的,叶修他们所在的这一排,应该算是南山陵园上最低档次的一种。格局简陋,供人扫墓的空间也很小。这要亲朋好友多一些,一次在墓前都站不开。陈果到了跟前,却看到这简陋的小墓收拾得很干净,应该是两人刚刚清理过。那束天堂鸟,此时也静静地摆在了墓碑前。陈果终于可以看清墓碑上的字了。


  称呼、立碑的时间,让陈果很快就知道了一些信息。叶修此时却是站到了一旁,轻拍了拍那墓碑说:看看这位,要不是待在这,现在肯定也是荣耀最顶尖的大神之一。


  “是你哥哥呀!”陈果望着苏沐橙说着,墓碑上的称呼,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嗯。”苏沐橙点了点头,墓前的她脱下了帽子,也摘去了墨镜。不过精神上也没有流露太多的悲伤,有得只是深深地怀念。从墓碑上的生卒上来看,这人年仅18岁时就已经去世,距离现在已经快八年。


  “他是?”


  “车祸。”苏沐橙说。


  “哦……”陈果沉默了,这种突如其来的悲痛,她曾经真实地感受过。


  “他是我唯一的亲人。”苏沐橙说着。


  “啊?”这让陈果一呆,随即她也想起来,苏沐橙作为明星人物她的一些资料简介上却从来没有过家庭介绍情况。陈果一直以为是不想透露家庭隐私。而今年过春节时,叶修没有回家,她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连苏沐橙居然也是留在俱乐部这边,这让陈果起初也是略略疑惑了一下,但后来也没有多想,只当苏沐橙是留下陪叶修一起。到了现在她才知道,原来苏沐橙才是过节的时候就算想团圆也没人可找。而陈果呢?她的确是独居在此,但事实上她还是有一些亲戚的,只是来往不多罢了。


  “我们俩是在孤儿院长大,后来出了点变故,就一直在外流落,是哥哥一直照顾我。”苏沐橙说。


  陈果继续目瞪口呆中,她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璀璨的荣耀明星居然有这么悲惨的过去。她的哥哥苏沐秋,去世时才不过18岁,而这之前就已经开始承担两个人的重担,这两个人的日子过得会有多辛苦,陈果简直有些无法想象。


  “哈哈。”不想苏沐橙却在这个时候笑了出来,“你不要以为我们那时候过得很辛苦,其实没有啊!哥哥靠着他游戏的本事,我们一直生活不错。”


  “游戏的本事?”


  “是啊!”苏沐橙笑着,“做代练,贩装备,打黑赛,甚至外挂,游戏方面真是没有这家伙不会的东西。”


  “哦,那真不错。”陈果虽然这样说着,心里却是更为苦涩。因为她清楚,苏沐橙说是这样说,但事实的真相却未必就如她所说的那般幸福。别忘了陈果就是网吧里长大的,而后一直是经营网吧,而且是一家规模不错的网吧。哪怕不是从一开始就接触网游,但是天天守着网吧这样的地方,苏沐橙刚刚所说过的游戏里的那种营生,陈果其实都是挺清楚的。


  这些事,做出来却是可以让人生活下去,但却很难让人生活得大富大贵。陈果不知道当时的苏沐秋是做到什么程度,但是他那时还只是一个少年,要维持两个人的生计,肯定做的也是非常不容易。而且还有一个很事实的事情就在眼前,苏沐秋的墓,是南山陵墓这边规格最低的,可见当时入葬他时他们手头的财产肯定有限。


  苏沐橙会说成这样,陈果觉得倒不是她想要安慰自己,或许只是因为当时她真的很满足。从小开始和哥哥相依为命流落街头小女孩,对生活的要求就是那么简单,这才让她对当时她们其实在别人眼中可能是很不好过的日子,觉得十分的幸福。


  会让陈果有这种确定,还因为那一瞬间她看到了叶修的神情。在苏沐橙很是幸福的回忆着那些的时候,这个向来都会平静的家伙脸上也流露出几分苦涩。陈果知道这货可不是什么无家可归的可怜少年,对于生活品质的衡量,他肯定不会和一个无家可归的小女孩在一个层次。很显然,叶修清楚当时苏氏兄妹的生活到底是怎样,所以苏沐橙说起那时的“幸福”时,她的神情和想穿了这些的陈果的心情有一些同步了。


  “后来荣耀这个游戏出来以后,哥哥很高兴,他非常看好这个游戏,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这个游戏上。”苏沐橙说着。


  “我差不多就是在这个时候,认识了他们兄妹。”叶修说。


  “你离家出走之后吧?”陈果问。


  “嗯。”叶修点了点头,“遇到他们以后,和苏沐秋很谈得来,我们都是立志要在荣耀这个游戏里寻出点名堂来的,所以就天天一起泡在这个游戏里,研究职业,研究技能,研究装备,研究荣耀首创的装备编辑系统。其实就是现在,职业圈里还有他当时研究出来的自制银装。”


  “是吗!”陈果惊叹。


  “是啊!一叶知秋的战矛却邪就是他的手笔呀!”叶修说。


  “还有千机伞也是?”陈果突然想到了这个,在她头回认识到这件银武时,叶修就有略略提到一个朋友,当时陈果就感觉到了些什么,所以没有多问,现在看来,叶修当时所提的朋友,就是苏沐秋。


  “是呀,很天才对吧?只是可惜了,那时候55级的更新,一下子抹杀掉了散人和这件武器的意义。”叶修叹息着。


  “但是哥哥也没有放弃啊!”苏沐橙说道。


  “没错。千机伞的构思,是从一开始散人流行时,这家伙就产生的一个设想,从那时候开始他就不断地研究,尝试,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的失败,始终没有放弃,谁知终于就在接近最终成功,他甚至已经准备好一个新角色,准备和千机伞一起提升起来的时候,出现了那一次的更新。刚看到那个更新的时候,连我都是在不能接受居然会有这么悲催的事。他当时不言不语的沉默也是把我们吓坏了。你知道后来怎样吗?”叶修问。


  “怎样?”陈果一惊,心里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苏沐秋因此抑郁,于是故意撞车自杀。但是很快又一想,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叶修怎么可能还会问什么“你知道后来怎样”这样的话。


  “后天是第二天,我们还在为他担心的时候,他随手把一张账号卡丢给了我,笑了笑说:只是从头再来罢了。叶修说。


  “真的好坚强。”


  陈果顿时对苏沐秋也是发自内心地佩服起来。


  “后来他真的很从容地放弃了对散人的念头,选了一个职业,重新又练了起来。那个时候,随着新的更新,职业联盟要成立的消息渐渐也放出来了。我们两个当时也都算是荣耀里比较有名的高手吧,辗转都被人联系邀请了。虽然散人当时没有实现,但是在荣耀中我们终于可以更进一步了,大家都很高兴,只是很可惜……”说到这里,叶修终于也是黯然了,低头望向了墓碑。墓碑镶嵌的照片上,一个和苏沐橙很有几分相像的清秀少年,就那样从容自信地微笑着。


  一瞬间,陈果好像真得听到有一个声音很是洒脱地说着:只是从头再来罢了。


  是啊!只有拥有了绝对的自信,才有可能在那种推翻过去一切努力的打击后,从容地说出这样一句话。而这,还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年。


  “那时我们已经确定了队伍,就准备签下正式的合约了,他遇到了意外。”叶修叹息着。


  三个人都沉默了,苏沐橙也是微微侧过了头,但是很快却又转了过来,眼中虽有泪花在闪,但脸上却顽强的挂着微笑:但他还是留下了很多东西呀!


  “没错,一叶之秋的却邪,没有这件银武,恐怕我也没可能顺利地拿到三个冠军。嘿嘿,在那个时候,这件银武可是有点超前得可怕,回去你可以向老魏打听打听,吓死他!”叶修说。


  “还有君莫笑,千机伞,他过去没有实现的,现在真的可以实现了!”陈果也在说着。


  “还有他最后准备拿来打职业联赛的帐号。”苏沐橙说。


  “哦?在哪里啊?”陈果真心想膜拜这件坚强自信的少年最后留下的,本该是称神,却成为遗憾的角色。


  “就是我现在用的沐雨橙风呀!”苏沐橙说。


 


 


第六百一十七章 大家一起努力


 


  “啊?”这个答案着实又让陈果狠狠地意外了一下。苏沐橙现在所用的枪炮师沐雨橙风,居然就是当初苏沐秋准备拿来进入联盟当职业选手的号吗?


  男玩女号,或者女玩男号,在网游里可能会比较不受待见,但在职业圈里这种现象却算不上什么。毕竟职业圈的每一个角色都是一步一步悉心打造出来的,而角色的性别,这只能最初的建立者来设定,之后是没有办法可以更改的。所以像一些角色从前辈往后辈手中传承的时候,由于选手的性别发生了改变,所以造成男玩女角色或是女玩男角色的现象都是存在的。


  而当中最有名的,就要数烟雨战队的楚云秀和虚空战队的吴羽策。这两位都是全明星级别的选手,而他们手中的角色,楚云秀手中的元素法师风城烟雨和吴羽策用的鬼剑士鬼刻就都和选手性别不符。


  风城烟雨是个男号,而鬼刻这个名字完全没有女性化的鬼剑士角色,事实上却是一个女号。


  这两位名气大,所以被人议论到的也就多些。在其他选手当中,这样的现象也有,只是并不太多罢了。毕竟男性玩家无论从整体人数上还是技术水平上,都是普遍要强过女性玩家这一事实,职业圈中无论选手,还是角色都是以男性居多,所以基本上都是统一的。


  以上的这些选手,会这样也基本都是迫于角色的传承。开始这些还会经常被人当做谈资来议论,但是后来大家也都习惯了职业圈里的这种正常现象,在意的人也就不多了。


  但是如果有人是主动玩人妖号或是那么的,那倒还是可以吸引点眼球的。不过很遗憾,这里是竞技圈,并不是娱乐圈。只靠吸引眼球增加话题度是不可能维持住地位的,一切都要靠场上的实力来说话。绣花枕头在竞技圈里,那是三两下就会被检验出来。倒是别说玩人妖号了,就算你自己就是个人妖,也只能是留下个笑话罢了。


  而这个苏沐秋,居然一开始是想建个女号闯职业圈,这倒让陈果有些意外。这么一个自信的人,似乎完全没理由需要这样标新立异啊!


  不过她那一声“啊”后,苏沐橙已经笑着解释上了:他是无所谓男号女号的,建那样一个号也就是为了逗我玩。


  “哦……”陈果明白了,这只是一个做哥哥和妹妹之间的一个玩笑,和职业圈里那些乱七八糟的考量根本没有关系。


  女性的角色,还用着妹妹名字里的字眼,陈果可以感受到苏沐秋对妹妹的温柔和疼爱,这么的一个人,居然就这样……


  陈果心里又是难过起来,只是不想影响到叶修和苏沐橙的情绪,努力没有流露出来。这时她也明白了,为什么那天嘉世老板陶轩的过来承诺甚至可以放手一叶之秋时,叶修果断提出想要的却是沐雨橙风。显然在他眼中,这个角色承载的才是更多的东西。无论是为了苏沐秋,还是苏沐橙,都应该努力把这个角色拿回手中。至于一叶之秋,那承载的大多只是叶修自己的东西,放弃,或许只是因为他也和当初的苏沐秋一样自信而坚强:只是从头再来罢了。


  三人随后又是陷入了沉默,谁也没有说话,就这么各怀心事呆呆地站了片刻后,叶修开口道:“我们回去吧?”


  “哦。”陈果没有异议,苏沐橙也是点了点头,三人离开。离去前,陈果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苏沐秋的实力、性格、甚至相貌,如果真加入职业圈的话,那会取得怎样的一番成就呢?


  “那个时候,他说准备和你一起加入嘉世吗?”陈果问叶修。


  “是啊!”叶修点点头。


  “如果你们可以一起在嘉世并肩战斗的话……”陈果忍不住就幻想起了这种可能性。但就一个叶修,就可以带领嘉世横扫职业圈的其他战队三年,如果再有一个实力不在他之下,也或许更可怕的苏沐秋的话……


  “那可能职业联盟会因为每年的冠军都太没有悬念而失去存在的意义而倒闭吧?”叶修说。


  “好吧……”今天毕竟是个特殊的日子,陈果也就不再吐槽叶修的言论了。


  三人沿来路下了山,乘车返回,路上闲聊了一些游戏的事,心情也都渐渐回转过来。不过对于初次听到这故事的陈果而言,可没这么快就淡薄起来。此时的她已是更加地雄心壮志。她忽然觉得叶修他们这样有承载着的东西真的也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她很庆幸能有机会遇到这些人,可以和他们共同的分担这些承载。奋斗,拼搏!无论最终成功与否,这一段人生总是十分充实,不会充满无聊和寂寞。


  两人说完就钻进包厢了,陈果那叫一个郁闷。原来就叶修一个,被她吼得还算自觉了。现在又多了魏琛,这两货狼狈为奸,比着可耻,居然直接无视她的禁烟令了。


  情不自禁,陈果又想起了苏沐秋,更觉得痛心和惋惜。多好的一个人,为什么偏偏会这样?难道真就那句话,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吗?


  拿这两人实在是没办法了,陈果回头检视了一下装修改造工程,对进度还是比较满意。但是想到那两个祸害,不得不又提出了新的要求:专隔出来的训练室,通风换气必须得要强力。


  “回来了?”这时唐柔从房间里出来,和陈果打着招呼。


  “唉,要被那两个家伙气死了。”陈果抱怨。


  “怎么了?”唐柔问着。


  陈果如此这般说了一下,唐柔也只能笑着安慰:“这也没办法了,我看那个老魏的烟瘾比叶修还要大,你要不让他玩游戏的时候抽几口,估计得难受死他。”


  “嗯,其实我也知道,老选手里其实有不少都是这样的。”陈果说。


  “就让他们按自己习惯的方式来吧!”唐柔说。


  “不然还能怎么样,我也就是说说罢了。”陈果叹息。


  “今天早上叶修也没在啊,刚和你一起回来的?”唐柔问道。


  “对啊!他早上和苏沐橙也去扫墓了。”陈果说着把唐柔拉到了一边,和她讲了苏沐橙哥哥苏沐秋的事。这时不怕影响了叶修、苏沐橙的情绪,陈果叹息伤感的模样完全流露。唐柔听了后,也是不住地感到惋惜。


  “这更坚定了我要努力做好这支战队的决心呢!”陈果说。


  “大家一起努力。”唐柔说。


 


第六百六十五章 装备远未够


职业身世的叶修,虽然满意他君莫笑目前的属性,但却更知道这和职业圈还差得远。他君莫笑现在的属性其实连寒烟柔都不如,寒烟柔至少还有甲类专精,还有套装属性,这都是他所不具备的。要想弥补这个差距,必须要靠自制装备。银装上做出“专精”属性来,这是早年苏沐秋就和千机伞在同步研究的课题。


  千机伞的奇思妙想在荣耀里没有出现过第二位,但银装出“专精”的构思,早在四年前就已经在职业圈实现了。


  君莫笑头重脚轻的古怪模样让众人拼命忍笑,他们却不知叶修此时因为属性正在想着很专业的问题。


 


第七百二十三章 后阶段的提升




叶修的千机伞提升目前还没有用到过这种操作。但他已经知道这是早晚的。当初苏沐秋设计这武器的时候,荣耀上限还只是50级。50级到现在的70级,最大的改变并不是等级的提升,而是游戏里又出现了另一高端领域:神之领域。


魏琛的死亡之手考虑到了这种状况,而叶修的千机伞,在接下来的提升中,也将面对如此变化,叶修目前可也在苦心研究中。这部分的提升,苏沐秋可是不可能给他留下任何资料的,他去世的时候,还没有神之领域这回事呢……


  


第七百二十五章 两个BOSS同时刷新


 


叶修继续打点着材料,同时也在注意补完千机伞接下来的提升蓝图。底子已经打好,接下来的方案,需要更多的就是对荣耀的了解和经验了。而在这方面,叶修相比当年的苏沐秋可又足足多积累了八年,这个工作,即使苏沐秋再来也不会比叶修做得更好了。


 


第七百四十九章 包罗万象


 


  “以以前50级的完成形态来说的话,最终可以拥有盾、战矛、骑士剑、太刀、步枪、机械箱、法杖、东方棍、手杖这九种形态,但55级开始新添了神之领域的材料,我现在还在仔细研究中,看新材料的特点,是不是可以增加新的形态。”叶修说。


  “也就是说至少你这武器是可以打上九个职业技能的。”魏琛说。


  “目前是这样。”


  “这实在是……太变态了……”一时间魏琛觉得自己的言语匮乏极了,他根本找不出合适的形容语来形容。这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死亡之手真是渺小,人这千机伞简直就是包罗万象,这是什么样的脑袋想出来并把它实现的?


  “慢慢来吧!”早知道这一点的叶修倒是挺平静的。


  “好好研究,变他几百种,那你不是可以把所有技能都学了?那才是真正的全职散人呢!”魏琛说。


  “做梦呢?”叶修当然不会把这话当真。当初苏沐秋竭尽所能,也只是让千机伞拥有了九种形态,这已经是在囊括了六个职业系后,又生生多出来了三种形态。多弄出些变化出来,当然也不全是为了打技能。即使是同职业系里武器特点也各不一样,每种武器都是物理和法术两种攻击属性,如魏琛的死亡之手,属于手杖,法术攻击最终比物理攻击高出了两百多点,明显的法系职业适合,在暗夜系里,当然首推术士。术士的技能都是法术伤害型,用手杖当然威力更大,这如果用了双剑,虽然同样可以用出技能,但双剑是偏物理攻击的,用来放法术却无法将法术的威力最大化。


  所以千机伞多些形态变化,不单是为了多打技能,更是为了将它多职业系的技能威力强化。用物理伤害技能时,就用偏物理攻击的武器形态:用法术伤害技能时,则用偏法术攻击的武器形态。这一点,其实才是苏沐秋当时想多弄出些形态的初衷。只不过当时条件所限,千机伞最后只多出来的三种形态。而且严格来讲只有战矛和法杖这两个同出法术系的武器形态表现了一个偏物理而一个偏法术攻击的初衷。至于另外两个形态:盾牌和机械箱,这其实都不属于武器。


  现如今,神之领域的出现提供了更多的材料和选择,叶修自然也就开始研究如何能实现最初苏沐秋因条件所限没成完成的思路。千机伞的进化,还远没到终点呢!


 


第八百二十八章 有一个朋友


 


“呃,能不能聊一下你目前所用的这个散人职业?据我所知,您这个散人君莫笑,拥有一把特别神奇的银武,可以随意地变幻多种形态。”


    “是的。”


    “这把武器,看起来就是专门为散人而量身打造的。可以说说您是怎样的想法,想要专门制作出这一个武器呢?我觉得这武器耗费的精力肯定多吧?”


    所有人又望向了叶修。


    尤其是陈果,这个问题,可是能沟起叶修心中很多很多东西的。那个已经逝去的少年,在叶修口中最有天赋的天才。陈果跟着叶修、苏沐橙去扫过墓,丝毫不怀疑这一点。


    “有一个朋友……”陈果听到叶修这样开口了。




第八百二十九章 这样就够了


 


我有一个朋友……叶修的语气也挺沉重的,指间香烟袅袅。房间里整个都安静下来,大家都觉得这会是一个特别不寻常的故事。常先更是连忙将录音笔又朝前凑了凑,惟恐不能清晰地录到每一个字。


 


    荣耀玩得特别好。叶修说。


 


    后来,他死了。叶修叹了口气,弹了弹烟灰,而后望着常先。


    做过一些采访,和人常有交流的常先,并不太陌生这种眼神,只是这个时候出现,让他很诧异。这是那种话说完了,示意“该你说了”的那种眼神啊,常先怀疑自己理会得有些不对,忍不住脱口而出:“已经完了?”


    “完了。”叶修说。


 


    第九百五十八章  积极筹备


     4月5日,4月份的第一个周六,一大早,兴欣这边就来了客人。


    苏沐橙,陈果每次遇到都会拉着问东问西问长问短聊个没完,但是今次,看到苏沐橙过来却也只是很寻常的寒暄了一番,而后却是很快把自己穿戴整齐。


    陈果知道苏沐橙今天为什么会来。因为今天是清明节,苏沐橙和叶修要和她去同样的地方。


    三人一起出了门,一起搭车,一起前往南山公墓。一路三人很随意地聊着,没有刻意去凝重,也没有刻意去轻松。


    “一会去找你们。”


    像去年一样,稍近一些的陈果,暂和二人分别,先去看望她的父亲。


    “一会见。”叶修、苏沐橙和她招呼了一声,也朝苏沐秋那边去了。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到此为止了


 


       全场一片哗然,掀起的噪音分贝让人们已经无法从中分辨出任何声音。然而苏沐橙完全没有在乎,此时的她,是这一年半以来心里最平静的时刻,再没有任何纠结,也没有任何包袱,一切都仿佛回到了最初,跟着哥哥还有叶修,在网游里四处讨生活。辛苦,却很满足。  


  苏沐橙有点想哭,连忙把头朝身边那人身上藏了去。 


  “接下来就交给我吧!”那人说着。  


  “好……”苏沐橙答应着,其实她,始终只想这样依附在一旁就好啊……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萧瑟嘉世


 


       陶轩想过然后,可是他想不出然后。手头有这么一大笔钱,对于任何人而言本该都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可是他茫然了,他发现自己好像正陷在那种穷得只剩下钱的蛋疼境界中。他不知道该如何摆脱。拿这些事去投资吗?去做些什么生意吗?陶轩有想过,但是却总是想得无精打采。似乎还不如趴在电脑上打几局荣耀来得有趣。


        荣耀,他当然原本也是个玩家的,否则又怎么会认识叶修,认识苏沐秋。可是他水平有限。年纪又大,他无法成为站在场上的选手,最终只能成为一个战队的经营者。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强化牧师


 


     “如果……你哥哥还在的话,你觉得你现在会在做什么呢?”陈果很小心地,又问了一个问题。  


  “他还在的话……我大概会在一旁端茶递水吧?另外……”苏沐橙笑着说,“我也会打打荣耀,那样的话,在一起的感觉大概会更清晰一些吧!”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真正的神枪


 


  义斩的人这一来,拉了兴欣诸位就去宵夜了。每周刚打完比赛这一天,倒也确实是选手们最放松的一天。只要有那个心情的,过过这个周末倒也是很常见的。不过打完比赛接受完采访时间通常也没多早了,这两队人也都比较自制,没有聚到夜太深。临结束楼冠宁想多尽下地主之谊,挽留兴欣战队明天再多待一天,但叶修个人却很明确地谢绝了,而后苏沐橙做出同样表示。  


  “明天清明节。”这时义斩这边有人暗暗提醒了楼冠宁一下。楼冠宁愣了愣,他也不知道叶修他们是不是因为这个,但这个总不好去问。清明节,要过这个的那可没有说是高高兴兴的。  


  “那就不耽误大家了,咱们下次聚,机会有得是。”楼冠宁索性就连兴欣全队都放走了。  


  “下次聚。”叶修笑着,两队选手告别,次日罗辑一人返回T市,其他人一起登上了返回H市的飞机。  


  清明节啊……  


  陈果当然也没忘记这个节日,昨天就是叶修不推,她个人也会推脱的。现在看来,叶修和苏沐橙大概也有和她一样的目的吧?  


  “一会一起直接过去吗?”陈果飞机上问了问叶修。 


  “行啊!”叶修点了点头。  


  飞机降落在H市后,兴欣诸位就兵分了两路,叶修、苏沐橙和陈果一道走,而其他人则一起。  


  “他们去哪?”叶修三人也没怎么交待,等他们离开后,余下的人才开始好奇议论。  


  “去扫墓吧!”唐柔毕竟在兴欣最久,一早就知道陈果的情况。叶修和苏沐橙的,她虽然并没有亲口听那二人说过,却也从陈果口里略知一二。


  


  队里选手倒也都知道陈果父亲早逝,但是叶修和苏沐橙的情况他们就不太知道了,随即就又问了出来。  


  “是苏沐橙的哥哥。”唐柔告诉大家,然后望向了魏琛。她知道去世的那位也是那时候的一位荣耀高手,魏琛也是那时候的老玩家了,不知道是否知道这个人物。 


  魏琛在听唐柔略做介绍后,确实露出些许恍然的神情:“原来是这样。”  


  “老魏你知道?”方锐问道。  


  “你们这些小鬼当然是不知道的。”魏琛说着,开始一脸回忆状,“那个时候,还没有神之领域,荣耀一开始就是一区,后来开了二区,我们这些人当时都是混一区的,算是荣耀首批玩家吧!那时候在我们一区,一叶之秋这个战斗法师可就相当有名了,不过和他经常在一起的,还有另外一个很有名的家伙,水平完全不在一叶之秋之下。”  


  水平不在叶修之下! 


  这在荣耀圈那就相当于最高程度的夸奖了,以魏琛的没下限,能把这样的夸奖送给除自己以外的人那真是非常难得。  


  “叫什么名字?”方锐连忙问道。  


  “秋木苏。”魏琛说。  


  方锐摇了摇头,表示没听过,那个时代毕竟太久远了,而且还是在网游中的角色,很难有太多事迹能流传得那么久。  


  “废话,你们这些小鬼又怎么会听过。”魏琛一脸不屑,方锐扔他眼里也被当小鬼一只。  


  “原来这人是苏沐橙的哥哥啊!”魏琛嘀咕着。  


  “秋木苏……苏沐秋?”方锐意识到了什么。 


  “嗯。”唐柔是从陈果口中听到过这个名字的,点了点头。 


  “哦,原来是名字倒过来。”魏琛这才发现,“不过那时候还没有什么苏沐橙呢,没人会想到这去。等苏沐橙进了联盟,打出名头,这个名字大概早都被忘干净了吧!”  


  “是啊……”方锐虽然没经历过那时代,但就一个网游中的高手而已,谁还会去代代传颂不成?等到苏沐橙进入联盟的第四赛季,三年时间,足够遗忘一个名字了。  


  这个秋木苏是什么职业?方锐问道。  


  神枪。魏琛说,真正的神枪。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没有如果


 


  “神枪手啊……”兴欣的大家都开始脑补一个叫秋木苏的神枪手在网游中驰骋的模样,却不料魏琛摇了摇头:“不,不是神枪手,是所有的枪系。”  


  “所有的枪系?” 


  “神枪手、弹药专家、机械师、枪炮师。”魏琛说。  


  “又是这样的高手!”方锐惊叹,这个“又”大家当然都很理解,他们身边的叶修不就是一个更过分的全职高手?


  “其实在那个时代,这样的人挺多的。谁还没个大号小号马甲号的啊?但像他们这样将每个职业都玩到极致的,那就少了。”魏琛说。  


  “那后来呢?”方锐问。 


  “后来不就是小唐说的,死了么……”魏琛说。 


  “车祸,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了。”唐柔说。 


   然后大家一齐望向魏琛。 


  “我知道的也不是太清楚,只知道后来组建联盟,大家纷纷组成战队参加的时候,这个人就再没出现过。大概有人好奇问过叶修,后来传出来的消息就说是去世了。不过他是苏沐橙的哥哥这点真没人知道。唉……”没下限如魏琛,说到最后居然都叹了口气,表达着惋惜之情。  


  “这人到底有多强?”方锐问道。  


  “这么说吧,我和他交手,基本就没有吟唱咒术的机会。”魏琛肃然。  


  兴欣诸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晌了,魏琛却也没有等到他所期待的惊叹表情。  


  “这个,也不算很强吧?”方锐说。 


  “混蛋!”魏琛顿时知道方锐在暗示什么:“那可是十多年前,老夫那时还是神一样的少年!”  


  “我去!”方锐一脸听不下去的表情。 


  “总之很厉害!”魏琛说。  


  “和叶修比呢,谁更厉害?”唐柔总是比较关心谁更强这种问题。  


  “这个……他们一起是并肩作战的,他们之间到底谁强,我们也很好奇,可惜一直没有答案。那时没有。现在更不会有,永远不会有了……”魏琛的表情又开始惆怅。  


  大家都沉默,像方锐、乔一帆他们都是头回听到这个人、这个事,没有办法太快地感同身受。但就看魏琛这个超没下限的家伙动不动就惆怅感慨,顿时也可以想象到这是一个多么让人惋惜的,天才英年早逝的故事。  


  “如果他和叶修一起入了嘉世……”魏琛只是想象了一下这种可能性,竟然就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如果他现在还在。又会是什么样呢?”唐柔也在想象着。 


  如果……  


  这样如果,谁会不期待呢?可是如果的意思,往往就意味着不可能。  


  这又是什么花?苏沐秋的墓前,叶修看着苏沐橙摆下的那一束花问着。 


  风信子。  


  有没有人像你这样每年都会换一种花的啊?叶修说。


  要有创新。苏沐橙说。 


  创新吗?叶修笑着,原来你用所有花来表达这一个花语吗?  


  他会喜欢这样的方式的。苏沐橙说。  


  是的。叶修点了点头。那个设想出千机伞,并将它付诸成现实的人。荣耀中还会有人比这更加创新吗?  


  而他创新所留下的东西,如今正在荣耀战场上闪闪发光。 


  28轮连胜。  


  叶修的手插在口袋里,君莫笑的账号卡就这样静静地躺在那。这个纪录,将牢牢的和这个角色捆绑在一起,而且它还没有完,它还将继续刷新。  


  我会让这个纪录保持永远的,不过,我一开始就有留下一场。算是留给你一个可以超越的机会。  


  叶修伸出手按在墓碑。就是这双手,正在操作着君莫笑在荣耀中不断地书写着奇迹。  


  “如果不是我。是哥哥的话,现在会是什么样?”苏沐橙忽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哦?”叶修认真地想了想,却没有想出答案。  


  “会不会一直都是冠军冠军冠军冠军冠军这样?”苏沐橙问道。  


  “说不定哦!”叶修说。  


  “沐雨橙风,也一定会比现在有名。”苏沐橙说。  


  “那可不一定。”叶修说,“人妖选手比起美女选手那真得差太远了。”  


  “哈哈。”苏沐橙笑了声,而后手也按在了墓碑上。  


  其实这些都不重要。苏沐橙说着,如果人能在的话,就太好了。


  叶修没有再说话,因为……没有如果。   


  “老板,要不要喝水?”这时,陈果听到身边有人说话,扭头一看,叶修和苏沐橙两个笑呵呵地站在她身边。  


  扫墓,是挺伤感的一件事。但是叶修和苏沐橙却都知道,这一年对陈果来说是很开心的,这一次扫墓,她显然也是想将这份开心带过来。  


  “哦哦,谢谢。”陈果接过矿泉水,咕嘟咕嘟灌了两口。  


  “你们好了?”她问着。  


  “嗯。”两人点头。  


  “好,那走吧!”  


  “你说完了?好像没有吧?”叶修说道,看来是在一旁听了有一会了。  


  “今就到这吧,回头再接着说,谁也没规定只有清明节才能来嘛!”陈果潇洒地摆了摆手,迈步带头就往山下走。  


  回到兴欣网吧,一堆人全聚在训练室里。本来都是凑成堆交头接耳的。三人这一进来,立即一个个回归本位,正襟危坐的。  


  “咳,扫墓去了?”魏琛问。 


  “对啊!”  


  “秋木苏?”魏琛问。  


  “对。”叶修点了点头,魏琛这种资历的家伙,知道这个名字一点也不值得意外。  


  “好可惜。”魏琛说。  


  “谁说不是呢!”叶修笑了笑,也去了他的座位上坐下。  


  屋子里一片安静。居然谁也没有再说话,这种话题吧,显然是并不适合找当事人深八的。所有人都只是知道,曾经有一位很强很强的荣耀高手,却没有来得及争取任何荣耀就离开了。相比之下,他们这些人。无论实力强的还是弱的,无论是初到的新秀还是迟暮的老将,他们还在努力争取着一切,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了。 


  咔咔咔咔…… 


  房间里只有鼠标和键盘的声音,每个人都在为了他们自己的追求努力着,但是同时,每个人却也想到了自己身上背负的一些其他东西。  


  魏琛,在这时候时候想到了那个时期他在蓝雨战队的队友。他们都已经离开了荣耀联盟。离开了这片战场。有的人还能在生活中遇到。有的却已经彻底销声匿迹,不知道去了何方。冠军。是他们那时的追求,最终他们都是遗憾的离开。而现在,魏琛又一次回到了这个舞台,以他那个已经根本不足以应付如今这比赛强度的老迈身手。但是即便是这样,自己的身上也有可以背负、可以承载的东西吧?如果自己能真的拿到冠军,自己的那帮老兄弟们,他们听到、看到的时候,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代替他们也完成了一丝丝的信念呢! 


  这种感觉,也真是挺不赖的呢! 


  “喂!”想到这,魏琛突然粗声粗气地叫了一声。  


  “喂谁?”叶修问。 


  “你!” 


  “干什么?” 


  “下场比赛我要出场。”魏琛说。  


  “哦?你准备燃烧了吗?”叶修笑。  


  “难道你以为我真的只是观光来了?”魏琛说。  


  “没几轮了,够吗?”叶修说。  


  “足够了。”魏琛狂妄地笑着,“我可比这些菜鸟懂得比赛多了。” 


  “切……”训练室里顿时嘘声一片。 


  “我说,真论职业联赛经验,你其实还不如我吧?”方锐说话了。他是第五赛季选手,打到现在,五年过半。魏琛呢?职业生涯不过两个赛季,两年而已。更不论那时候队伍少,实力参差混乱,比赛质量和现在完全不是一回事。  


  “职业联赛?”魏琛哂笑,“要不怎么说你们菜鸟呢?这片战场,就叫荣耀,职业联赛也不过是它的一部分罢了。”  


  “你是说你准备去神之领域给我们打材料了?”方锐说。  


  “你这个家伙是欠修理了,单挑场,走起。”魏琛叫道。  


  “怕你啊!建房间。”方锐叫道。  


  两人说着这就比猥琐比下限去了,其他人在旁,听着,笑着,却都以更加积极,更加努力的姿态冲刺起来。  


  过去的,都只能化为如果在心里缅怀了。人真正能把握的只有现在,只有握紧了现在,才能真正地左右未来。  


   还有九轮。  


  大家望着训练室墙上的记分板。还有整整九轮比赛,打好这九轮,他们将进入季后赛,而后就将是更加残酷的征程。一切,都要从现在开始把握,牢牢地把握!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三十七连胜


       一样没有说话的是苏沐橙。她知道叶修这两年多来的艰辛,她知道他这么疯狂的连胜,不只是为了自己,也为了另一份寄托。那个角色,君莫笑,本该是另一个人操作着在场上耀武扬威势不可当的。可是很遗憾,那已经不可能成为现实。如今叶修替代着他完成了这一整个赛季,用着君莫笑这个角色,在赛场下留下不可磨灭的纪录。人们或许不会知道他的名字,但是,君莫笑,这个由他所建立的角色,将永远载入荣耀的史册。  


  这真的太好了。  


  苏沐橙站起身来鼓着掌,她没有流泪,因为她一直相信叶修。




  


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十年轮回


 


  太强了,太精彩了,太华丽了,太不可思议了,巅峰,革命!  


  潘林说即使叶修也必须要承认这一点。  


  是的,叶修很承认,确实非常强大,非常精彩,非常华丽,非常不可思议。  


  但问题是,这种强大,这种精彩,这种华丽,这种不可思议,自己早在十年前就已经领教过了!  


  十年前,统统领教过。  


  如果不是因为一场意外,这份精彩,十年前就该登上这个舞台了。


 


  十年,轮回。


  


 


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荣耀最强者


 


  于是她看到和其他人有些不同的神色。 


  惊讶,也有。但是惊讶之余,却不像其他人那么的凝重,从苏沐橙的神色中,陈果看到的居然是一种……忧伤?  


  苏沐橙已经在为叶修战败而感到忧伤了吗?这个最为熟悉叶修的人,此时已经有了比他们所有人都更为清晰的判断了吗?  


  “还没有输!”陈果脱口而出,即使场面不乐观,但是只要君莫笑还有一滴血,她都会期待奇迹的诞生。  


  “啊?”苏沐橙下意识地应了一声,像是突然间回过神来似的,她的神色一下子变得很平静。  


  “是的,还没有输。”她对陈果说着,恢复平静的脸上很快神采奕奕,正是一直以来她对叶修无比信赖的神情。


  


  “不会输!”陈果坚定地说着,“没有输”已经变成了“不会输”,是祝福,是期待,也是信赖。  


  但是能像她这样的人,真的不多。


不愧是叶修,果然是叶修,从来都不曾让她失望的叶修。  


  “厉害!”她大叫着。  


  “是的。”苏沐橙微笑,就像之前她并没有太慌张一样,此时的她也没有显得太激动。 


  就在看到周泽楷那般高超的技巧时,她确实有点走神。  


  她想到了她已逝去的哥哥苏沐秋,同样使用神枪手,同样拥有无比华丽的操作技巧。  


  同时她也忘不了当时他的神枪秋木苏被叶修的一叶之秋打趴在地上时的惊讶。  


  “妈蛋啊!”  


  那是苏沐橙唯一一次听到苏沐秋爆了粗口,拥有华丽操作的他,对于当时的落败感到不可思议,多少有点气急败坏。  


  “能不能更土点?”  


  苏沐橙犹记得当时苏沐秋对叶修频频使用的嘲讽,两人就是这么乐此不彼地打来打去,换用着各种职业,各种角色。  


  苏沐秋甚至特意弄了一个小本,专门记录二人的胜负纪录,交由苏沐橙保管。  


  “不给看!”叶修想看时,却从来都没有得到过允许。  


  “差不多,没什么可看的。”苏沐秋总是这样说着,但是保管着小本的苏沐橙当然很清楚,胜率上一直是叶修处于领先。少年心性,难免好胜,苏沐秋记录战绩可不是想展示自己失败的。但是很可惜,直到到最后,他也没能将数据追平。  


  小本最后被当作苏沐秋的遗物处理了,但是苏沐橙偶尔也会想一想,如果一直打下去,打到现在,打上这十年,那小本子上的数据又会是什么样呢?  


  谁才是荣耀最强者?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答案,因为情感上的倾向,这个答案永远也不可能统一。就像叶修,他一直觉得如果苏沐秋还在的话,一定是荣耀最强的选手,这当中就掺杂了对逝者的惋惜之情。  


  但在苏沐橙心目中,最强的却是叶修,即便她同样拥有对苏沐秋的怀念,她依旧如此认为。因为她的哥哥就是这样告诉她的:叶修,最强。


  


  所以眼前这场倍受关注的第一人之战,从一开始苏沐橙心中就有答案。无论结果为何,都不会改变。


 


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如果人生有很长


 


        周泽楷、孙翔。 


  这对本赛季才成为搭档的组合,被无数人寄予了很高的期待,很多人都认为他们将是荣耀接下来一个时代的统治者,这一点,其实叶修内心里也并不反对。  


  不过此时,他想的可不是这些,苏沐橙看着,也知道他想的不是这些。  


  “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是吧?”叶修说道。  


  苏沐橙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但是她却摇了摇头:“我没有呢……因为事实上,我没有真正和哥哥一起打过荣耀。” 


  “是啊……”叶修点了点头。那个时候,他和苏沐秋是整天都扑在电脑前、游戏上,但苏沐橙可是被苏沐秋送出去上着学的,他可没有要把妹妹也培养成一个职业玩家或是职业选手什么的。但这绝不是因为他自己在做这种事,所以觉得这很苦或很丢人。正相反,苏沐秋超热衷于他所做的事,他热爱游戏,热爱荣耀,这一切都会让他感到骄傲和自豪。  


  对苏沐橙,他只是一种不支持,同时也不反对的态度。 


  “这种事,是要让她自己做选择的嘛!”苏沐秋如此说着。那时候的他,自己都不过是个十几岁的毛孩,却好像一个人生导师似的,小心翼翼地思考着妹妹的未来。  


  “她可是看着我们玩游戏,打荣耀长大的,我觉得她已经培养出来一定兴趣了,比如说给角色起名什么的……”叶修看着屏幕里一叶之秋的那个“之”字,说实话一直觉得很碍眼。  


  “切,你懂什么,小孩子通常是会有叛逆心理的,她看到我们天天玩,会很讨厌也说不定呢?”苏沐秋说。  


  “你不能这样想当然,也不是每个小孩子都有叛逆心理的。”叶修说。  


  “离家出走的小孩你和我说这个?”苏沐秋鄙视。  


  “我养过一个弟弟,所以有经验。”叶修说。  


  “哦?你弟弟多大?”苏沐秋连忙问。  


  “比我小一点点,我们是双胞胎。”叶修说。 


  “滚!”苏沐秋回答了一个字。  


  一叶之秋!秋沐苏!你们两个跑哪去了!!这时团队频道里滚出团长发来的消息,瞬间怒刷了好几条。  


  哎呦,我们走错路了。苏沐秋顿时察觉。  


  “靠,你聊天的时候能不能不要太分心啊!”叶修说。  


  “这是哪边?”苏沐秋迅速查看地图。 


  “回不去的,那边那桥触发剧情后就会毁掉了。”叶修说。  


  “只能从这里杀过去了。”苏沐秋无奈,调整视角,望向前方。  


  “只能这样了……”叶修也倍感无奈。  


  于是两人继续前进,于是半小时后,系统发出公告:一叶之秋击杀首领萨克,副本结束。  


  “擦擦擦!那两个混蛋干了什么!!”团队里顿时骂声一片,他们这时才推进了一半,结果最终BOSS竟然已被击杀。  


  “不好意思,最后一击又是我的。”叶修说道。  


  “你狠!”苏沐秋说着,手底掏出一个小本,默默地又记下一笔: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分,某副本某BOSS,最终击杀,一叶之秋,第474次。  


  而自己呢?苏沐秋翻翻前页,318次,差距相当悬殊啊!  


  “我多少次了?”这时叶修探过头来。  


  “400多次而已,领先我一点点。”苏沐秋啪一下合上了本子。  


  呵呵,不知道你有生之年有没有机会超越我啊?叶修笑。 


  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苏沐秋不屑一顾。 


  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如果人生的路真的能有很长,叶修默默地看着视频,那么这里记载下来的两个名字,会是怎么样呢?


  


   摇了摇头,叶修关上了视频。  


  “走吧!”他招呼苏沐橙。  


  “嗯。”苏沐橙点点头,跟上。  


  “你觉得荣耀有趣吗?”走出门时,叶修忽然问了一句。  


  “这又是什么重点?”苏沐橙笑。  


  因为我们一直其实都不是很肯定。叶修说。 


  很有趣,我很肯定。苏沐橙说。  


  那就好。叶修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怎么?” 


  “拿下冠军会更有趣的。”叶修说。  


  “那当然。”苏沐橙。 


  “所以……”  


  “所以什么?” 


  “晚上吃什么?”  


  “我无所谓。”  


  “四处随便找找看?”  


  “好。”


  


 ——————————


伞哥虽然离开了,但是活着的人,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评论

热度(3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