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艮ヘ(。□°)ヘ

ヘ(。□°)ヘ

【瞳耀】假如展博士在白长官面前落泪

·补季大爷的cut被他的哭戏惊艳了,这是什么神仙落泪啊
·展喵哭起来一定也很带感呢



01

嫌犯的暴起来得猝不及防。

他本就身形高壮,又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力气,两个警员都没能摁住他,竟让他就这样直直冲着人质撞了过去!

人质身后的阳台栏杆在嫌犯上次作案时严重损毁,眼看着就要被撞下去的电光火石之间,一个白色的迅影扑过去撞开了嫌犯!人质惊魂未定,却见白长官和嫌犯由于惯性的巨大作用双双坠下阳台。

“白羽瞳!!!!”

再回过神来,只看见素来镇定的展博士愣愣地望着白长官坠楼的地方,表情一片空白。



02

医院的味道不算陌生,可是病床上戴着氧气面罩的白羽瞳却是他不熟悉的。 

白长官福大命大,坠落的途中受了缓冲,但是现在一直昏迷不醒,便意味着他还在死亡的边界线上,随时有生命危险。

嫌犯却是当场毙命,本就艰难的探案过程又失了一条重要的线索。SCI的组长此时躺在病床上,压力便更多地落在了身为副组长的展耀肩头。

被害人家属的歇斯底里和哭号,局里下的最后通牒,组员们眼底的黑眼圈和不甘愤懑的眼神……一次又一次的搜捕无果,让多日无眠的展耀头疼无比。

只有走进这个病房,确定他还在安睡着,展耀那个时刻都在高速运转的大脑才会感受到片刻慰藉。



03

今天是结案的日子。

白羽瞳还没有醒来。

展耀带着满身的疲惫在病床前的椅子上坐下,静静地端详了白羽瞳片刻,忽而双手交叉撑着额头,把脸埋在了臂弯投下的阴影中。

床上白羽瞳无意识摊开的手微不可察地动了动,但展博士未发觉,突然涌上心头的酸涩正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他是心理研究的专家,知道这股酸涩从何而来,更知道它在学术上相关的名称和专业知识。

可是他无法控制它蔓延,无法控制它从鼻尖渐渐爬上,染红了他的眼眶,打湿了那双漂亮又深邃的眼睛。

他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水珠静静地滑过脸颊,随着低垂的头自然滴落,不偏不倚地落进病床上的那只手掌。



这不过是展博士压抑多天的情感在别人看不见时的本能流露,本该无人知晓。

那只手的手指却缓慢地蜷缩起来,这样的一个小动作,手的主人做得艰难,艰难却坚定。

就这样,将那滴水珠珍重地护在了手心里。



展耀错愕抬头,白羽瞳不知何时已经醒了,正目不转睛地凝视着他,眼神里百感交集。



04

展博士再看见白长官的时候,白长官已经从重症监护室出来了,一群医护人员围着他忙碌,他却只看着自己的手发呆。

病房渐渐安静下来,围着的人也一个一个都走了,只剩下展博士靠着门边打量着他,像是确定他终于没事了,才叹了一口气,走过去给白长官掖了掖被角。

鬼使神差地,白羽瞳抬起那只没在打点滴的手,轻轻地抱住了他。

展耀没躲,就着背部被揽着的姿势直起身来,向白羽瞳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白羽瞳定定地看了他两秒,才开口道:

“辛苦了。”

昏迷太久后声带一时发不出声音,这句话只能随着气流模模糊糊地吹进展博士的耳朵里。然而展博士的神色倏地柔软了,眼神里甚至还藏着些微的笑意。




05

尔后他凑近白长官的脸,印下一个轻柔的吻。

热度(682)

© 点艮ヘ(。□°)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