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艮ヘ(。□°)ヘ

ヘ(。□°)ヘ

【玉禾/禾玉】今夜有雨

·情人节贺,最后才想起来要写贺文,用一个小时赶出来的ORZ,虽然有点晚了,但是夜晚是情侣的狂欢嘛


前几日天朗气清,今天却一直阴沉,半灰不黑的积云慢慢覆没了龙虎山的蔚蓝天空。已是一日之末,天色又暗了几分,山上一盏一盏明灯亮着,透过静寂的空气逐渐朦胧。

张灵玉修完今日的心法,沐浴一番后挂着水珠走向卧房,甫一踏进,就见一妍丽身影疾速飞入他怀中,带得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随着旋转前进,直至摔入床铺才猛然回神。

“夏禾!你疯了么?出去!”他拨开面上女子的柔软发梢,低声吼道。

“嘻,”夏禾一只手撑着,另一只手温柔捧他的脸,只道,“想死我了。”

张灵玉扭头避开她炙热视线,动作似是要推开她,却并未真正使力,“你今夜不好好在全性待着,到这来做什么?”

夏禾眼神似乎落寞了些,还是嗔道:“灵玉道长果真道心稳固,不问世事。”

此话在眼前人说来倒更像是讽刺,张灵玉不觉皱眉,还未开口,就见夏禾慢慢俯身到他耳边,嘴唇极暧昧地贴了一下他的耳垂:“今天是情人节啊……灵玉道长……”

这句十成十用了勾人的气音,张灵玉甚至能感受到有湿暖的水汽氤氲,烧得他从耳尖到脖颈都滚烫无比。

“夏禾!”他恼羞成怒,伸手刚要装作掌心雷起势,忽然不动了,扯过床上的被护住夏禾,又往她身上施了什么隐藏术法,才侧耳听了一会外头的动静——似乎守夜的忙起来了,正在满山寻找着什么人。

“小师叔?小师叔?好像有一个全性妖人闯进来了,您这有动静吗?”外头的人敲了敲他的窗子,他沉默了一会,才缓声答道:“没有。”

待脚步声远去,夏禾自觉从被中钻出,眨眼笑道:“你可真是不会说谎,床单都快叫你攥破了,亏得那人没发觉。”

张灵玉躺下,闭眼,不理她。

夏禾便逗他,一声一声唤,“灵玉!”

“灵玉道长!”

“张灵玉!”

这一声,竟隐约带了些委屈的哭腔。

张灵玉猛然睁眼,发现眼前人眼圈虽红,眼睛却是笑着的,没有月光的夜色中,他突然发现,夏禾的眼睛好亮。

“张灵玉,你喜欢我,你承认了又如何?”

他紧盯着她的眉眼,看着看着,竟觉得意识有些模糊,心知又是夏禾在耍什么花样了,他却懒得再反抗,兴许也不是懒,是不愿。

他眼中夏禾的脸愈来愈近,最后有什么轻巧贴上了他的唇,这时他已经分不清楚听到的声音究竟是来自夏禾还是来自他的心底。

“情人节快乐。” 那个声音如此道,在他的梦乡温柔地荡漾开来。




夏禾默默端详他半晌,刚欲离开,却发现自己的一缕长发正留在张灵玉的手心里,而那只手在张灵玉的心口。

窗外夜雨忽起。


————end————

热度(138)

© 点艮ヘ(。□°)ヘ | Powered by LOFTER